服务热线:15799915050

站内公告:

“伯恩先生,这是你第一次来上海吗?你喜欢这个城市吗?”“我是第一次来,来了两天,到现在还没走出剧院呢。”男版《天鹅湖》2014年在上海首演时,马修·伯恩没来成中国,为了今年8月即将于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连演16场的《睡美人》,他专程来到上海造势。头两天,伯恩即被紧密的采访行程塞满,连喘口气打量这座城市的机会都没有。6月27日,这位当代最负盛名的“鬼才”型编导,还抽空作客澎湃新闻“思想湃”节目,对谈舞蹈家黄豆豆,讲述了自己的舞蹈创作的传奇人生。经典仍有改编空间马修·伯恩被《**
宗教祭祀舞蹈

当前位置:宗教祭祀舞蹈

专访|马修·伯恩:我只想用舞蹈,讲好一个故事

时间:2021-09-17 

“伯恩先生,这是你第一次来上海吗?你喜欢这个城市吗?”“我是第一次来,来了两天,到现在还没走出剧院呢。”男版《天鹅湖》2014年在上海首演时,马修·伯恩没来成中国,为了今年8月即将于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连演16场的《睡美人》,他专程来到上海造势。头两天,伯恩即被紧密的采访行程塞满,连喘口气打量这座城市的机会都没有。6月27日,这位当代最负盛名的“鬼才”型编导,还抽空作客澎湃新闻“思想湃”节目,对谈舞蹈家黄豆豆,讲述了自己的舞蹈创作的传奇人生。经典仍有改编空间马修·伯恩被《************》誉为“大师级的叙事者”。中国观众第一次接触伯恩作品,是2014年9月,男版《天鹅湖》在文化广场连演13场,轰动一时。古典芭蕾版《天鹅湖》重在展现女性肢体的柔美,而在伯恩看来,天鹅是一种生性强悍的生物,其宽大羽翼更接近男性的雄健,穿短裙的芭蕾女伶,只能表现天鹅划过水面的静态美。于是你看到了这一幕,男鹅赤裸上身,光脚上台,尽现出天鹅阳刚、凶猛、侵略性的一面。王子也不再是救世主,他也会缺爱,会软弱无助,恋慕强者。如果说古典版《天鹅湖》是童话,男版《天鹅湖》则是一幅掺了残酷的现代“浮世绘”。它还在大尺度之间游移,抛出一个难题:王子和男鹅之间,到底是不是真爱?2012年首演的《睡美人》,是伯恩继《胡桃夹子》、《天鹅湖》之后,“柴可夫斯基三部曲”的最终章。市面上最常演的《睡美人》是柴可夫斯基作曲、彼季帕编舞、1890年上演的俄罗斯版。这个版本里,奥萝拉公主在命名日当天被邪恶仙女下了毒誓——16岁以后会长眠不醒,六仙女将这个“************”改成“************”,一百年后,公主会被一个真正爱她的王子吻醒。仔细想想,会有个问题:一百年后,王子真的要亲一个比自己大一百岁的公主吗?伯恩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让王子提前介入故事,变成与公主青梅竹马的猎场看守人里奥。公主沉睡后,为等足一百年,他主动找吸血鬼咬自己,变成不死之身,与公主一同来到21世纪。有了这样一个改动,这则原本远离现实的古典戏,开始与现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伯恩还在剧中安插了原作里没有的角色——邪恶仙女之子卡拉道克,正是他一步步引诱奥萝拉,使其身中黑玫瑰刺,也是他频频与里奥起冲突,让舞剧更添戏剧和张力。剧里还揉入大量哥特风和吸血鬼元素,色调浓稠如油画,气氛惊悚又唯美。舞蹈长于抒情,拙于叙事,伯恩的过人之处,在于他首先是有全局观的导演,其次才是编舞。他极擅解构和叙事,将人人熟知的童话,改得耳目一新,甚至面目全非。为何如此热衷颠覆经典?对此,伯恩解释,传统的芭蕾故事太简单,而经典作品依然有改编的空间——比如,创造新人物,添加新情节,讲一个更复杂的故事,惊艳观众。“无论人物、性别还是舞美,均有可塑之处。”他说,讲故事的方法有很多种,音乐形式也很多样。对他来说,这都是极有创造性的过程。古典芭蕾里的童话都是纯净的、无害的,但在伯恩这里,童话变得“重口味”,人性的复杂和多面亦得到最大化彰显,深刻得多。“童话并非那么无害。”伯恩笑称,最早的童话故事,大都存有黑暗元素。比如《睡美人》,奥萝拉嫁给了王子,但王子之母却是怪物,王子外出打仗后,王后还要吃掉他们的两个孩子。《灰姑娘》里的恶姐姐为了穿水晶鞋,削足适履,血淋淋,“古典芭蕾这种美好的形式,让这些故事变得更加温柔和甜美。”在与伯恩对谈时,黄豆豆也发现伯恩作品里的主人公,其故事大多与童年经历有关。在《天鹅湖》、《睡美人》、《剪刀手爱德华》中,伯恩均花费大量笔墨铺成了主人公的童年。譬如,襁褓时期的奥萝拉,在多数舞剧里是一个冷漠的洋娃娃,被舞台忽略,被舞者毫不小心地抱在怀里。伯恩的想象力在他人失败的地方繁荣起来——他用木偶做了一个小奥萝拉,她像一只早熟的小兽,在宫殿里爬来爬去,和热舞的仙女一起跳动,逼真到让人害怕。“童年非常重要,童年决定着我们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在“思想湃”的舞台上,伯恩希望,观众能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人何以为人,亦希望他们在看剧过程中,把心里的那个小孩带出来。用舞蹈讲故事的高手伯恩1960年出生于伦敦东部的哈克尼区,18岁之前从未接触过舞蹈。好在,父母爱看音乐剧和戏剧,从小就带他去伦敦西区,培养出他对舞台的兴趣。他自幼喜欢卡通和默剧。影响他最深的是戏剧大师卓别林,可以说,是卓别林为他打开了通往戏剧世界的大门。伯恩在思想湃上提起了这段经历。14-16岁的他曾是狂热的签名爱好者,常常参加伦敦西区的开幕夜,在剧院门口和各大高级酒店门外苦候演员签名。他也给卓别林写过信,不仅收到回信,还在伦敦一家酒店见到了卓别林本人,获得签名。“卓别林是教我讲故事的榜样之一。”伯恩眼中的卓别林,是第一个将喜剧元素融入戏剧的大家,他的默剧虽无台词,但极擅用动作表现戏剧性,同时配上恰到好处的音乐,这和他的编舞工作异曲同工。22岁,伯恩进入拉班动作和舞蹈中心,开始专业舞蹈训练。1987年,他创建了影画先锋舞蹈团,起步编舞。最先为他带来国际声名的,是1995年的男版《天鹅湖》。这部作品就像伯恩编舞生涯的序曲,人们常以此为源发点,研究其作品风格。“据说你曾经在《天鹅湖》里演过管家,有这个事情吗?”黄豆豆问他。全场都笑了。伯恩回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1999年,他准备从舞台退休,恰逢男版《天鹅湖》驻百老汇演出。身为舞者,他从未在百老汇登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于是上台演了一个戏份不重的管家。别人一周跳八场,他跳两场,最得意的是,王子收获的掌声,还没有他这个管家多。来上海后,伯恩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编舞的灵感从哪来。思想湃上,也有观众问:编舞前除了研究与作品相关的舞剧、电影、书籍、音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会不会影响创作思路?伯恩有点被难住了。他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就是我,我所有的想法等同于我自己,灵感就是从我身上直接生发出来的。生活当中很多小细节,都会成为我作品中的一部分。”于他而言,最难的部分不是怎么找灵感,而是如何把那些舞蹈动作,编到实处。很多人面对用舞蹈讲故事束手无策,伯恩却独具天赋。他的作品兼具了娱乐性与戏剧性,被公认为是融合了舞蹈、戏剧、电影三种艺术门类的混合产物。伯恩坦言自己是电影爱好者,在他的作品里,他亦有意识地使用电影元素——男版《天鹅湖》里天鹅攻击王子的场景,灵感来自希区柯克的《群鸟》;《卡门》中男舞者齐穿背带裤舞动的场景,也借鉴了意大利老电影的镜头语言。语言少,靠视觉推进故事进程,这是伯恩偏爱的电影类型。譬如希区柯克,悬疑之中有幽默,重在借视觉元素营造惊悚氛围。再比如默片,也是纯粹的视觉表达艺术,却把电影本身的魅力最大化了。“年轻人的注意力很容易转移。他们喜欢速度,喜欢看动作电影,芭蕾的缓慢节奏未必适应他们,你想吸引年轻观众,就要借鉴电影讲故事的方法。”两年前,也有人邀伯恩拍舞蹈电影,他拒绝了。一来,他更爱剧院,虽是影迷,但并不了解如何做电影;二来,他的思维是戏剧思维,他喜欢与现场互动,而电影无法与观众交流,是一次性完成的作品。除了舞剧,伯恩也为《伊甸园的孩子》、《窈窕淑女》、《南太平洋》、《欢乐满人间》等音乐剧编过舞。“舞剧只有舞蹈和音乐,但音乐剧有舞蹈、音乐、唱词和对白,如何在三者之间取平衡?”黄豆豆问。伯恩称,舞剧演员大都是功力深厚的舞者,但在音乐剧里,演员的舞蹈水平层次不齐,有些人唱得好,跳得却不怎么样,还有些人可能会特别大牌,自我感觉非常好。所以对音乐剧演员来说,他要聪明地调动其积极性,找到每个人自身最好的点,去融合,达到相对好的结果。黄豆豆观察,在改编芭蕾经典时,伯恩都是在伟大作曲家(如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框架下,套上一个大家根本不知道的故事,他的《无言戏》则采用了当代作曲家创作的全新音乐,二者有什么区别呢?伯恩认为,与在世作曲家合作,相较已逝作曲家要难得多,因为必须要有互动。他要和作曲家对坐相商,把乐谱、剧本放在一起融合,才能出新作品。好处在于,作曲家会为每一个角色创作一个音乐主题,再以此为基础丰富角色的呈现,更见灵动。最有观众意识的艺术家在英国,伯恩被认为是最有观众意识的艺术家。他的舞剧一直是伦敦萨德勒·威尔斯剧院圣诞节广告上的焦点,人称“圣诞先生”,极具“摇钱树”的魔性。芭蕾有叙事和抽象两种,伯恩感兴趣的,显然是叙事型舞蹈。虽然也用芭蕾技巧,但他从不随意添加转圈、挥鞭转等过于炫技的内容,而是希望演员的动作能与故事相关,观众也能清楚地知道,舞台上发生了什么。会不会做风格极简,纯展示舞者肉体之美的当代芭蕾?伯恩表示考虑过做完全由舞者引导空间和光线的演出,然而,它必须只是实验性质的,“因为我并不想失去我的观众。”“当代芭蕾更内敛,舞者有很多内心戏,不容易表现,很难表达给观众;舞剧和音乐剧演员是外放的,更面向观众。我更喜欢将二者结合。”观众,这是伯恩反复强调的一个词。“我希望做出他们喜爱的作品,让他们得到快乐,一次又一次回剧院看我的作品。”不过,“我也不是一味迎合观众,而是在每部作品中都带了挑战,在挑战和娱乐之间找到平衡。”不管是男版《天鹅湖》还是《睡美人》,伯恩的大部分作品都含有浪漫主义元素,观众问,会不会考虑做一些能带来社会意义和政治思考的戏?想了半天,伯恩说,他的《剪刀手爱德华》或许能看到一点社会意义:爱德华一出生就没有手,只能用剪刀当手,我们应该怎么对待与自己不同的人?社会需要对这样的人有包容心。然而,他并不期望自己的作品都有特清晰的信息,主动去告诉观众应该怎么想,他亦不觉得自己有如此重要,更重要的是,如何用舞蹈,讲好一个故事。他往后的戏,也不会刻意朝社会意义这个方向发展。也有年轻观众问他,到了60岁,有了更多金钱和时间,做编舞还来得及吗?“编舞并不赚钱,像画画或其他一些艺术,只需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编舞必须有舞者,有空间,是很烧钱的一件事。”不过,“60岁开始编舞没什么不可能,我已经56了。”伯恩开讲前,英国刚刚宣布脱欧,也有观众与时俱进,向这位英国艺术家讨要看法。作为文创产业的一员,伯恩对这个结果表示伤感。他有不少艺术家朋友都投了反对票,艺术家更希望文化多元,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合作,“所有艺术家可能都有一个‘合作者’的灵魂,我们需要去吸收不同文化,不同价值观,才能创造出更好更有影响力的作品。”当然,脱欧还没有板上钉钉,结果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变化,伯恩也希望,这事最终不会成为现实。创作至今,伯恩有兴趣改编的芭蕾经典越来越少。今年,他打算以英国电影《红菱艳》(1948年)为蓝本做一部舞剧,11月开演。讲述芭蕾舞者的生活,拍摄手法超现实,视觉元素突出,是这部电影吸引他的地方。(实习生清涵、淑杰对本文也有贡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首页 | 社交舞蹈 | 习俗舞蹈 | 教育舞蹈 | 自娱舞蹈 | 宗教祭祀舞蹈 | 体育舞蹈 |

15799915050

友情链接:

地址:电话:15799915050邮箱:zshTqd@www.lofu1928.com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