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纪实文学 >

六件被损坏的艺术品:被倾倒的艺术

发布时间:2017-08-02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人们能够从各种传说中去懂得纽约。其中一种办法是观看那些见证了岁月变迁的艺术品、壁画或纪念碑。被摧毁了的艺术品有时候也有相同的价值,正如被封存的历史会告知我们更多的真相。城市价值观的传承与改变都可以从房地产开发、暴力或恼怒的公众对艺术品的所作所为中看出来。让我们透过六件被损坏的艺术品,来分析纽约的真相。

  巴斯奎特和凯斯·哈林的壁画作于1985年,毁于1997年

巴斯奎特(左)和凯斯·哈林(右)的壁画

巴斯奎特(左)和凯斯·哈林(右)的壁画

  The Palladium曾经是纽约最有名的酒吧,安迪·沃霍尔,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和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等艺术家是那里的常客。后两位艺术家更是为酒吧的音乐厅创作了长达10米的壁画。1985年,壁画随着酒吧的开业一起面向大众。这不仅是视觉艺术家的集合地。1990年代,新浪潮和电子乐也在这里生根发芽。

  但是现在的纽约人都知道,这个艺术圣地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租金极高的公寓和遍布的纽约大学 (NYU)的学生。90年代末,纽约大学买下了酒吧,将其拆掉以建造更多宿舍。也许为了留念,纽约大学将新楼命名为Palladium大厅。

  维特·泰勒公司大楼的装饰艺术浮雕作于1929年,毁于1980年

  远在特朗普加入总统竞选之前,他就因拆迁问题饱受争议了。1979年,当33岁的特朗普还是一个不知名的地产商时,他拿到了拥有很高历史价值的维特·泰勒公司大楼(Bonwit Teller)的开发权,也就是后来的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当时,他准许尽量维护好修建上的两个15英尺的浮雕板,并将其捐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当时的《纽约时报》是这么报道的:“大都会博物馆特殊想收藏的那两件雕塑……已经被地产商的电钻钻透了。”

  而那“地产商” 就是特朗普。特朗普的团队回应说那两件浮雕缺少“艺术价值”,假如保留它们会造成工程延期并且多消费五十万美元。大都会的董事会副主席阿什顿·霍金斯(Ashton Hawkins)只能无奈地说道:“这个质量的建造雕塑是很稀有的,对我们的馆藏意义重大,我们并不在乎它的经济价值。”

  理查德·塞拉《倾斜的弧》作于1981年,拆除于1989年

理查德·塞拉《倾斜的弧》

理查德·塞拉《倾斜的弧》

  从技巧上讲,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横跨联邦广场的后极简主义(Post-Minimalist)雕塑并没有被毁掉。这件事儿说起来比较复杂。当时,《倾斜的弧》是受总务治理局(General Service Administration)委托所作,安置在联邦广场上。但这件事引起公怒。首先雕塑造价很高,大概50万美元,人们不愿意用这么多钱做一件看似无用的艺术品;其次,这件艺术品的位置使得周围的行人颇不便利,因为它横跨了联邦广场,人们时常通过的路被阻塞了。

  阅历了一场以平安因素为主要起点的官司后,尽管许多文化名人以为这是雕塑的理想位置,它仍是被移除了。1999年后,它便一直在马里兰州的某间仓库里了。塞拉说:“这件作品可能永远都没有机遇重见天日。因为它是依据地点定制,不会有新的去处。移动了它就等于捣毁了它。”所以,只管《倾斜的弧》从物质意义上讲还存在,但是将其从原本的环境中分别出来就是判了它的死刑。

  克劳德·莫奈《睡莲》作于20世纪初,毁于1958年

  如果在1958年4月16日拿起一份纽约时报,你会发现头条是关于MOMA的火灾新闻。新闻报道了骇人听闻的火灾局面:被困在五层的办公室的员工们,他们畏惧得抱成一团;博物馆馆藏部部长Alfred H Barr Jr用椅子砸碎了窗口,从而让人们逃离到四周的屋顶上;博物馆的馆长Rene d‘Harnoncourt逃到大街上时,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消防员和工作职员及时赶到,从博物馆拯救了价值400万美元的馆藏(相当于今天的3300万美元)。大火是由正在装置空调系统的吸烟工人引起的,造成一人死亡,六件艺术品破坏。两件莫奈的《睡莲》造成无法恢复性损害。其中有一件是消防员在救火时因打坏窗子而弄坏的。尽管博物馆画了三年的时间拯救这件作品,修复工作还是宣告失败了。

  迭戈·里维拉《十字路口的人》作于1933年,毁于1934年

迭戈·里维拉,《十字路口的人》

迭戈·里维拉,《十字路口的人》

  人们一直在好奇,为什么大资本家约翰·洛克菲勒要让迭戈·里维拉为他画一幅壁画。壁画画在洛克菲勒中心的 RCA楼的大厅墙上。最早的草图中有一处画面是手牢牢握在一起的士兵、工人和农夫。但当里维拉受到所在的左翼共产主义的批驳时,他便改变了方案,将其中的工人调换成了列宁。

  洛克菲勒要求里维拉将图像中的马克思主义领导人删掉,但是里维拉谢绝了。洛克菲勒便销毁了壁画并辞退了里维拉,不外画并没有永远消失:里维拉在墨西哥城的国家美术宫重新画了一幅。这不是里维拉第一次受美国企业家的委托了,1933年,福特公司的老总和底特律艺术协会(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总监的委托里维拉为底特律的工业产业创作一件作品。固然壁画中没有列宁,但里维拉在壁画中讥嘲了资本家,放大了工人的作用。现在该壁画还是协会最名贵的象征物之一。

  亚历山大·考尔德《弯曲的螺旋桨》作于1970年,毁于2001年

亚历山大·考尔德,《弯曲的螺旋桨》

亚历山大·考尔德,《弯曲的螺旋桨》

  2001年的9·11事件让人刻骨铭心,并永远地转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式。尽管不是由袭击直接导致,仍有一大量艺术品因这次袭击而被灭绝。有人估量损失高达一亿美元。这些艺术品当时被放在双子塔里,或者在下面的公共广场里展出。

  有一件作品是放置在世贸中心楼下的考尔德的《弯曲的螺旋桨》(1970年)。在袭击产生后的几周,考尔德的一个孙子和朋友到那里给废墟中的人发传单:呐喊人们找到考尔德作品的碎片,从而为重建它制造可能。很遗憾的是,尽管约40%的雕塑碎片被发现,雕塑还是无法被重建。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