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纪实文学 >

玛格南70周年:一个人人摄影的时代,玛格南的魅力何在

发布时间:2017-10-15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今年是玛格南图片社成立70周年,相关留念运动在寰球此起彼伏地展开。

  前即将,玛格南图片社与“光社影像中心”协作,在上海举行了纪录片《马格南图片社70周年:起源与未来》的全球首映活动。该片导演马可?毕肖夫(Marco Bischof)是知名新闻摄影师Werner Bischof的儿子,从童年起一直与玛格南图片社保持长久而密切的关联,也是玛格南Time项目的领头人,记者对毕肖夫进行了专访,并借此回顾玛格南图片社的历史传奇和当下挑衅。

  《共和党士兵之死》,西班牙内战,罗伯特?卡帕

  这张《共和党士兵之死》是中学时期世界史绝对绕不开的一张图:西班牙内战,科尔多瓦前线一位共和党士兵倒地死亡的瞬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眼前陨灭,战争中性命的软弱与微小无疑给观者造成了伟大的心理冲击,于是在知道本片摄影师罗伯特?卡帕和玛格南图片社之前,画面已经深入人心,这就是玛格南新闻摄影的影响力。

  罗伯特?卡帕

  1947年纽约,在卡帕支配的一次非正式午餐上,玛格南图片社出生。“Magnum”为拉丁语,有“伟大、顽强”的意义,同时还与一款著名的香槟酒同名,有庆贺之意。玛格南相对是摄影师的理想王国,让摄影师们取得了完全独立地进行创作的自由,从拍摄主题和时间的选择,到作品编辑权和版权的归属,都由摄影师决议。最早的开创人是四位不同国籍、性格迥异但对摄影异常执着与热情的人:匈牙利冒险家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法国知识分子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波兰籍犹太人大卫?西摩(David Seymour)和英国人乔治?罗杰(George Roger)。

  德国一位隐藏的纳粹分子被举报出来,布列松,1945年

  以儿童为主题的照片,大卫?西摩

  日军销毁一座仰光的修建,乔治?罗杰,1942年

  经典的玛格南摄影

  战乱与动荡的20世纪上半叶,无疑是摄影的黄金时期。在玛格南成立之前,卡帕、西摩和罗杰都长时间深刻战争前线,无论是德军闪电战、诺曼底登陆、敦刻尔克退却,仍是西非战场,忠实地记录着战场情形。他们是海明威笔下面对暴力和死亡,从容镇定孤单战斗的“硬汉”。他们的照片是为了传递真实,反应一般人的苦难,即“关心人类”;但另一方面,无论是事件还是题材,往往是巨大的、典型的、英雄主义的,这就是玛格南的经典风格。

  诺曼底登陆,罗伯特?卡帕

  延续这一风格,玛格南摄影师分布在世界各地,例如史蒂夫?麦柯里(Steve McCurry)、埃利奥特?欧威特(Elliott Erwitt)、马克?吕布(Marc Riboud)等,犹如世界的眼睛记载下了几乎所有剧变的霎时,从以色列的独立建国、铁幕下的苏联,到古巴革命战争、美国的反越战游行、海湾战争、柏林墙的倒塌,再到伊拉克战争和9?11事件。回想玛格南的图片史,几乎等同回顾二战后的世界史。

  面貌,史蒂夫?麦柯里

  除了重大事件,他们在人文或自然的拍摄上也经常令人惊艳,比方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Sebastio Salgado),他拍摄的《创世纪》(Genesis),处在一个相当的高度关注地球的天然环境,波及到亚马逊流域、南极、西伯利亚、非洲以及潘塔纳尔湿地等。这种纪实是远离人群的探险,它让人们感到震撼的不仅仅是照片的清楚度与构图,还有一种超出日常生活的稀有与稀有。

  象海豹在圣安德鲁斯湾繁殖后世,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2007年

  玛格南遭遇危机

  玛格南是一个由极不相同的人组成的团体。布列松的朋友曾说,“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处所,都不可能有这么一种构造的团体,假如有的话,它早就解体几十次了。”它至今没有解体,但并非没有遭遇过解体的危机。1954年,玛格南的灵魂中心卡帕与西摩相继去世,让玛格南陷入前所未有的忙乱,暂时失去了方向。摄影师与摄影师、摄影师与其余职员之间的意见分歧越来越大,“埃利奥特?欧威特和埃里希?哈特曼(Erich Hartmann)开始时常接一些广告摄影和公司年报之类的工作,以弥补收入”,玛格南的发展方向也开始决裂。

  埃利奥特?欧威特作品

  丘吉尔,勒内?布里

  几乎同时,勒内?布里(Rene Burri)忽然意识到新闻摄影的光辉期已经停止。1957年或1958年初,他在希腊追踪某一事件,回到旅馆正从相机中取胶卷时,“看到休息室的电视机上正报道着他所拍摄的事件”,于是“他拍了一天的照片,还没有寄出,甚至没有冲刷放大,就已经成了过期的东西。”

  上海和平饭店,勒内?布里

  以事件为依托的新闻摄影市场迅速萎缩,威胁着玛格南赖以起家的传统摄影方式。于是,要想求生,必需让照片脱离事件的制约,也就是说,照片不再因为站在某个历史性的坐标而熠熠生辉,而是要赋予照片自身意义。这便促使摄影师们转向日常、艺术、贸易等多元范畴。

  马丁?帕尔带来的转变

  1994年,菲利普?琼斯?格列夫斯(Philip Jones Griffiths)在给全部玛格南成员的公然信中言辞犀利地表示:“(有一位摄影师)与我们所关怀的‘关注时代和社会的脉搏’摄影理念完全不同……玛格南吸收他……是接收了一位你死我活的敌人。”这位摄影师就是马丁?帕尔(Martin Parr),玛格南最有争议的摄影师。他常用讽刺的眼光看人类,认为“人类本身就是好笑的”,这曾经让“关心人类”的布列松感到悲伤。他善于捉拿日常的荒诞与无意义,照片中挤满了鲜艳的色彩、纷杂的画面和庸俗的大众,却有一种席卷而来的冲击力。

  最后的度假胜地(系列),马丁?帕尔

  在一次采访中,马丁?帕尔表现,“所谓的‘纪实’实在始终只是一种主观。我认为,真相如何与怎样来框取真相并不是统一件事。”如果说以前玛格南信奉的是眼睛看到的真实,马丁?帕尔眼中看到的就是现代社会表象下哲学意义上的真实,就像“华丽袍服上的一小块污渍”,在炫目的表象下是琐碎、龌龊、隐藏与不完美。

  猖狂电话(系列),马丁?帕尔

  马丁?帕尔成为正式成员之后,其他有争议的摄影师也陆续参加,玛格南的组成愈发多元化。2015年,玛格南一次性吸收了六名风格迥异的年青摄影师:Matt Black、Carolyn Drake、Lorenzo Meloni、Richard Mosse、Max Pinckers与Newsha Tavakolian。他们的照片固然仍保存着纪实作风,但不再是苦大仇深的古典摄影办法,新鲜的街拍、拼贴、绘画、景观、安排等手段均得到了应用。

  Matt Black作品

  Carolyn Drake作品

  新时期的玛格南

  在数码摄影时代,人们利用智能手机天天都可以向社交媒体平台上传非常多数码照片,好像人人都能成为摄影师。但玛格南图片社执行董事David Kogan发文表示,“如果你相信,在一个批量生产的时代,品德和天赋仍占据一席之地,那么你就永远能看到与众不同的伟大艺术家、伟大歌手和伟大的摄影师等等。他们,代表了更高的标准。”这就是为什么在全民摄影的时代,依然需要这个有70年历史积淀的图片社。

  Lorenzo Meloni作品

  Max Pinckers作品

  现在,玛格南不仅在创作新内容,也在开发新的社交媒体,吸引更广泛的受众。可喜的是,玛格南与中国的联系也日益密切:2016年深圳国际城区影像节通过展览“玛格南底稿??摄影经典的诞生”,首次将玛格南以整体名义引入中国;今年九月,玛格南大师班首次登陆上海;十月,玛格南摄影师将在深圳进行为期14天的驻地创作,并将首度曝光作品的创作和编辑过程。显然,这座摄影圣殿正在踊跃地焕发新的活气,而它的未来,就像David Kogan所说,“谁知道呢?玛格南也许还能经受住下一个70年的挑战。”

  Richard Mosse作品

  (本文参考了《世界的眼睛??马格南图片社与马格南摄影师》)

  对话《玛格南图片社70周年:起源与未来》制作人毕肖夫:

  爱、热忱以及对人道的思考,是玛格南最珍贵的东西

  马可?毕肖夫(Marco Bischof)是玛格南摄影师、著名新闻摄影师Werner Bischof之子。从童年起一直与玛格南图片社坚持着长期与亲密的接洽,从2007年开端为玛格南基金会工作,现在已是玛格南Time项目标领头人。他也是纪录片《玛格南图片社70周年:来源与未来》的制作人,以下是记者(www.thepaper.cn)对马可?毕肖夫的采访:

  Marco Bischof

  记者:作为一位简直与玛格南同岁的“玛格南宝宝”,您如何评估玛格南的70年?

  毕肖夫:玛格南能存在70年几乎是一个奇观,但看起来它再撑70年也没问题。

  记者:玛格南图片社遇到过什么危机吗?后如何克服?

  毕肖夫:每一次危机都是成员间相互对话、协商解决的。最大的危机是刚成立的时候,成员很少,而卡帕、西蒙和比斯霍夫又相继离世。

  记者:布列松曾说,玛格南是拥有道德准则的冒险家所创建。您对“道德准则”和“冒险”这两个词如何懂得?

  毕肖夫:“冒险”就指摄影师的好奇心,喜欢到处旅行。“道德准则”是他们的摄影伎俩都有种人性主义关心。

  记者:马丁?帕尔推动玛格南向艺术化转型,艺术摄影与纪实摄影各有什么优劣?

  毕肖夫:我以为纪实与艺术并不矛盾。摩擦在很粗心义上是艺术市场创造出来的。好比在维尔纳比斯霍夫(Werner Bischof)的作品中你能够看到两者都有。

  记者:2015年,玛格南一次性吸收了6名新成员,对新时代的玛格南有什么影响?

  毕肖夫:我感到这一举措非常好,他们可以推动玛格南保持本身的独立的同时与时俱进。

  记者:手机摄影的遍及和社交媒体的兴起给玛格南带来怎样的挑战?它会如何应对?

  毕肖夫: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摄影更加风行,数码照片越来越多。但玛格南摄影师的作品比社交平台上的大部分作品都更深入。

  记者:目前玛格南图片社的职员依然是白人男性为主吗?

  毕肖夫:目前看来是,但在渐渐转变。

  记者:您对想加入玛格南的中国摄影师有什么倡议?

  毕肖夫:没有特殊的提议。我认为想加入玛格南的话,最好先找玛格南成员聊一聊,然后再尝试申请。

  记者:如果有一天玛格南图片社不在了,您希望什么可以传播下来?

  毕肖夫:爱、热情以及对人性的思考。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