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方石英

发布时间:2019-10-28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5    收藏

20180606110814


如果说抒情性在当代诗歌中不是被禁止的,那么,它至少算得上是一个异类。或者说,在“上帝之死”后,在本质缺席,在道与真理被遮蔽后,一种通常意义上的抒情变得越来越可疑与艰难,就像海面之上那些即生即灭的泡沫。但作为当代诗歌中的一支潜流,又从未中断过。不远处的一个显著的例子是海子,甚至成为了当代汉语诗歌发展脉络中的一道奇观。方石英的诗可以视为这个脉络中一个分叉。而方石英诗歌中的另一个核心意象,也即诗人的小名—“石头”给予这语言之海以坐标,以及喧腾的海面得以安住的锚


——推荐人:泉子(《诗建设》主编)


10-4 方石英


方石英,1980年生,浙江台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独自摇滚》《石头诗》《运河里的月亮》等。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高研班,曾获“华文青年诗人奖”、“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浙江省“新荷计划?实力作家奖”等奖项。现居杭州。



◆  运河里的月亮


多少次我是一张洁白的宣纸

在暮色中,依靠微弱的霞光

静静飘落水面

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倾听

流水,一场尚未命名的恋爱

等着月亮升起来


我宣布,我终于失败了

在充满鱼腥味的空气中

有从树木年轮里渗出的忧伤

哦,回忆需要一个起点,而终点

是运河里的月亮,长着一张多变的脸

一张让我痛哭之后依然想哭的脸


我宣布,我终于失败了

即使烂醉如泥

也无法挽回,各个朝代的瓷片

在水底一起尖叫

而我的月亮,运河里的月亮

是一场梦,开始流向我儿子



◆  在 微 山


可是我还在喝酒,尽管整座小城

都睡了,都在梦里做一个好人

那又如何?重要的是我还醒着


微山,微山,空空的城

荡荡的月光洒在微子墓前

也洒在张良墓前,万顷荷花已败

秋天早已深入骨髓


可是我还在喝酒,幻想一把古琴

断了弦,高手依然从容演奏

弦外之音,驴鸣悼亡也是一种幸福


微山,微山,微小的山

不就是寂寞石头一块

异乡的星把夜空下成谜一样的残局

趁还醒着,我喝光,命运随意



◆  青藤暮年


漫游归来,头发彻底白了

不想再远行,也不想

在漏雨的夜变成一个等死的人


趁太阳尚未落山

把所有藏书印进脑海,你清楚

这些书很快就会投奔他处


对饮残月,要喝下多少酒才能

没收美,你把名声关在门外

面壁一个人的家 ,一个人


写诗、画画、清唱一段《四声猿》

剩下几颗松动的牙,像摇晃的醉汉

在阴冷的空气中无依无靠



◆  姐姐,我又在想你了


但愿还有多余的纸张

可以用来涂鸦

或者折一只精致的纸飞机

飞进黄昏幻想的夜幕

我曾在台风不知疲惫的嘶喊中

想起台州,我海边的故乡

稻草人立在田头

倾听被露水打湿的虫鸣


姐姐,我又在想你了

当你还是一个小姑娘

你就开始向我示范忧伤的神情

等待燕子从书中的南方回来

在电线上站成一排省略号

那湛蓝的让人想哭的天空

有柔软的云朵

替我们准备好完整的白日梦


姐姐,现在天凉了

我又开始不可救药的回忆

十里长街,一条内心隐秘的河流

你和我一前一后

在雨季的廊檐下轻轻走过

一遍又一遍,所有的故事重叠在一起

只剩下光滑的青石板

这岁月的底片透露我们最初的足迹


姐姐,我又在想你了

在他乡歌声低沉的水边

喝酒,只需要一点点

我就醉了,耳边响起你的小提琴独奏

洞穿深秋月光弥漫的心脏

我看见你黑色的睫毛闪动

预感洁白的雪花就要飘下来了

姐姐,我想现在就回家



◆  独自摇滚


大雁进入小学课本

天空一下子变得湛蓝

风吹动白云

风吹动菊花

同时被吹动的还有我疯长的头发


一切似乎都是预先设定

我带着自己的影子

游学四方

碰到一些好人

碰到一些坏人


我的名字

隐现在火焰边缘

我是如此热爱睡觉

石头把我的梦垫得很高很高


(发表于《诗建设》80后专号,2016年冬季号)

责任编辑:王傲霏


上一篇:《草堂》执行主编熊焱推荐诗人:金小杰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