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歌风赏》主编娜仁琪琪格推荐诗人:那萨

发布时间:2019-10-31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3    收藏

20180606110814


佛教在藏区是一种神圣而又普遍的日常性存在,在那萨的诗歌中也是如此。当然在文本中,更准确来说,是内含有一种平稳而深厚的神性,它是自然而然的,因为它就是诗人的日常生活,也因此,它成为那萨诗歌的一种整体性底色。“把目光低下,低到能看到胸口的起伏/再一次地静心,空谷般打坐”,这不仅是外部的生活姿势,更是一种内心的象征,这种氛围始终存在于那萨沉稳的递进式叙述中,已经成为对于诗人精神的内化,因此哪怕是写疼痛,诗歌中都产生着温厚的包纳性的力量。

诗人生存于此的地域显然是个体生命存在的本源与根基,诗人与高原的风物和信仰是同在的,但这不意味着单纯的赞颂与抒情,在那萨的诗歌中,藏族诗歌的抒情传统与现代诗歌的修辞、内涵是合和的关系,我们无法忽视诗人的藏族身份,也同样无法忽视她的现代性。“被疾风修辞的火焰,照亮山峦与原野的裂纹/用一匹野马披露的疆域/搁浅无需抵达的岸崖”,在诗句中,那萨用神奇的语言将读者带到了高原,但是是哲学化了的,而不只是地域意义上的高原,所以我们可以感受到,那萨诗歌中的抒情对象,并不是某一处具体的景物或人,而是生命本身,故乡的物象与信仰既是实在,同时又是某种程度的“虚指”,它们终归是她感受、探索和抒写生命的道路与方式。


——推荐人:娜仁琪琪格(《诗歌风赏》《诗歌风尚》主编)


f7ba0ca48bebff78b6bb1c3605283b0




那萨,本名那萨?索样,藏族,20世纪80年代生,青海玉树人。作品散见于《阿曲河》《现代作家文学》《康巴文学》《诗刊》《陕西诗影》《诗林》《诗江南》《先锋诗》《白唇鹿》等刊物。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



我是一朵格桑花(组诗)


◆  初见的模样


在你的肌理里埋首,初始的疼痛

像被铁质攻破。冷却怀里的呼吸

我陷在你掏出的原形里,无始无终

等待比毒药更具绝望的潜质,剧痛

划过风声,撩拨我的胸骨


回路,在你的指尖

而我,欢喜如翔舞的蝴蝶

而匍匐的宿命

是还未成就的飞翔


风又从你的魂体里流落

流进我空置的形体

我用你如缎的指法

把自己层层掰开

还原,初见的模样



◆  把目光低下


把目光低下,低到能看到你的掠影

在脚尖的迟疑间停顿,满腹心事

绕过滋生的泥潭,捡起一块石子

投向时空,假装一次事故

让自己疼痛

把目光低下,低到能看到胸口的起伏

再一次地静心,空谷般打坐

把自己放在灵魂的灌木丛

抽一块棱角的木质

凿刻金刚杵的秉性


把目光低下,低到能看到所有路面

看到每一步抬脚的犹豫,悬浮着

被疾风修辞的火焰,照耀山峦与原野的裂纹

用一匹野马披露的疆域

搁浅无需抵达的岸崖



◆  我是一朵格桑花


草原的诱惑

来自心性


直观的慰藉

如裸露的情话

暗红心田


轻叩一层层门窗

通往抵达的路

次第打开


仿若,盛开的格桑花

在爱人的手心里

渐次出世



◆  你是存在的


你是存在的,在我的左臂旁

横批日历,竖读光阴

同享,夏日黄昏

冬日雪野


你是存在的,在我的空阁里

倚着门窗,念一首诗

诵一捆经

做我仰头倒下的草甸


你是存在的,在虚汗的梦里

刻凿前世的场景,夜夜深刻


你是存在的,披着孤独

捧上暖阳,擦肩一个个相似

奔赴空旷



◆  醉  意


一伸手,指尖触到沙滩

一困顿,睡意就贴近阳光

张开喉咙,山谷和溪水

在体内成形,不虚幻

繁殖醉意,绿光密林


万物丛中,我是退去硬壳的虫

大地的手,波浪的唇

都在青涩地幽居

我被爱意绣在

高地的风里



◆  雪线上的你


黑白的记忆里

有你坚守的阵地

无数冷漠的碎石

都在路边次第浅薄

散落的羊群,是天上的牧歌

云端的红晕,更贴近我的遐想


逾越不了钢筋的冷

一缕薄冰,不被容许

融于低洼的池塘


目光在雪线之上

和着,零星戴月的牧人

看星光流云

所有声音里,虫鸣最响亮

所有观望里,目光最轻 


而只需一提起你

分明是月光融于草尖的静

却,鼓声四起

分明是清风撩起薄纱的轻

却,看红了一座山



◆  眼  睛


回头,爱意溢满双目

起飞的鹰,低回缠绵

柔软得像婴儿的唇

吹醒一盏油灯,一尊佛的面孔

燃于卷起的发丝里,起风就入槃


掌心的莲花已入定,奏响的音

隔着闹市,闭目就游神

无视的禅意,在交融的目光里

失去了所有戒律


回头,物象在烈日下

化成了供佛的灯

夜里的孩子,没有喧嚣

奔跑中,隐没了一世喘息



◆  十年后,夜在帝都


二十七岁,他的眼泪

来自成长与布达拉宫

阿妈啦的远方,天空还挂着太阳


十年,是一片枫叶的记忆

在帝都,柔进一个季节的内壳


跟着流浪歌手,哼唱《传奇》

在街头,穿过指间的微风

递上清凉


相约三五友人,没有康巴、安多、卫藏

融进来往的人群,也看不到白人、黑人或黄种人


我们,是浓郁夜色里的白话文

用月光审阅

与过去、未来

相遇。


(发表于《诗歌风赏》2016年第3卷)

责任编辑:王傲霏


上一篇:《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方石英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