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歌风赏》主编娜仁琪琪格推荐诗人:丁薇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0    收藏

20180606110814


智性与抒情难分轻重


纷繁的世界用浮华的表象掩盖了无数条秘密的小径,而诗人不甘迷途,他们穿越清浅的狂欢的尘埃尝试抵达生活与现实的内核,在阅读丁薇诗歌的时候,我又一次体认到这一点。这首先表现在丁薇诗歌的寓言性质,《画地为牢》以虫子自拟,表现出徒劳的人生围城,这西西弗斯式的古老原型寓言的指涉不禁令人震颤;《针》的画面里,所描绘的主人公是一位年长的女性,诗篇通过人与针之间的比对,显示出一种岁月的斑驳与沧桑;而《落叶》则通过普遍而看似寻常的自然现象进行思考,关于“轮回”,关于“高”与“低”的转换,关于人生的承受、忍耐、坦然与韧性,作者通过这一首短小的诗呈现出自己的理解……在另一些生活/爱情的“抒情诗”中,我们则读到美丽与精巧,尤其是《橘子》一诗,在视觉、嗅觉与味觉的整体结合中,细致入微。如果仔细品味,有时在同一首诗里,前面所提到的两者是可以同在的。或许可以这么说,在丁薇的诗歌中,她的智性思考与抒情质地难分轻重,它们相互作用、共同阐释着诗人的世界与语言,以及她写作的丰富的可能性。


——推荐人:娜仁琪琪格(《诗歌风赏》《诗歌风尚》主编)


59b5e72c6dc75262b0db433c774dfd4





丁薇,“90后”诗人,江西抚州金溪人。2015年年底开始写作,在《人民文学》《诗选刊》《延河》等发表诗歌作品。




人间波光(组诗)


◆  画地为牢


一只虫子在石墩上,

准备起跑,

它暗自一声:开始

就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它一圈又一圈地爬向远方

最终又回到起点。


这多像二十几岁的我,

一次又一次出发,

又一次一次归零。

始终走不出生活的围城。



◆  在梦里


坐在熟悉的巷口,月光

让我们并肩,牵牛星和织女星,

那是挂在天幕上的寓言。

 

累了,把头靠在你肩上。

我们不均匀的呼吸,荡漾彼此,

不说话,比说话还美好。

 

梦总是这样反复:现在

我到你梦里去,巷口外的

那条小径,爬到了我的梦里。

 

今夜,在梦里一遍又一遍活。

天空上,星河辽阔,

多么遥远,又多么空洞……



◆  我  们


人间的波光,

在一条大街上流动

被狭小的房间收容。

 

我们在白天牵手,散步。

我们在夜晚亲吻,挥霍汗水。

我们在重复人类的初衷

——历史再次还原成现实。

 

只是一天,

时间已经足够。

这镀金的成色多么坚定,

从表面开始,坚硬的质地已经形成。

 

我们完成了爱情的所有形式。

当白天再次取代黑夜,

我们也将涌入人群……

在一条盲目和必然的道路上

读出人世最后的秘密



◆  橘  子


橘子在你的手上

它的甜,含苞待放

你认真看着,仿佛看透

看到了甜,看到了甜腻汁液

被它,深深地吸引。

 

橘子皮被剥离,

一瓣瓣橘子裸露

在灯光下

迫不及待的甜

向外拥挤

空气里,有暧昧的气息

 

你已经洞察一切

了如指掌。你转动手指

我如同那瓣,橘子

在你面前微微羞涩

又顷刻间,完全透明



◆  


她把针用力插进鞋底,

勒紧线,

再拔出。

动作十分吃力。

 

阳光下,

她脸上的老年斑像极了

针上的斑驳锈迹。

 

不,

她就是那枚针,

扎伤过别人,

也扎伤过自己。

 

多少年了,

不再与人针锋相对,

她收起了最尖锐的部分。



◆  落  叶


他们又一次接受了高处与低处的落差,

旋转、飘落,

最后一一低到尘埃里。


高姿态久了,

要弯下腰去,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有卑微到尘埃里,才能发出新绿来”


再过些日子,

他们将抵达一次新的高度。



◆  南方没有大雪


大雪一直在下

无始无终

忽略一切界限

覆盖了天地,覆盖了我

 

从北方赶过来

在所有的时间里

纷纷扬扬

世事多么苍茫

 

该怎样去感知?

没有坠在屋檐的凌珠

大雪的气息

只是一种固执

 

那天,

父亲戴上针织帽,

搓着手,跺着脚

“天冷了!”

雪像利剑高悬。

 

银杏树脱了帽子,

父亲嘴里冒着白气。

故事在前赴后继

在南方,雪未现身。

到处都是它们的传说,

无比的生动。



◆  


狭小的空间

所有的情愫在酝酿

灯光、我们、摇曳

咯吱一声,

像发出的最后警报。

开门的瞬间,

我们必须忘记彼此

像两条相交线

短暂的相遇后

融入到更广阔的虚无里。

门槛上——

我看到爱情跨过的痕迹。



◆  我是故乡的游客


我去过许多的村落

而对于故乡

——那个坐落在马路边的一个小镇

那里的人、事、动物甚至一株植物,

都不曾了解。

 

“祖辈居住过的地方就是故乡!”

 

一年中只有一天——

清明。

因为祖先的关系,

我回到故乡。

 

像一位异乡的游客

被每一个陌生的丁姓人问好。

又在这一天之后

迅速离开。



◆  


雪落下来了。

人间的事物呈现同一种白,

他们获取了片刻洗清自己的机会。

而此刻,

我站在雪地里,

任雪慢慢覆盖着我。

将我还原,化为这众多白中的一点。


(发表于《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

责任编辑:王傲霏


上一篇:《诗潮》主编刘川推荐诗人:姜二嫚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