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华西都市报》副总编赵晓梦推荐诗人:孔晓岩

发布时间:2020-01-30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1673    收藏

20180606110814


读完孔晓岩这组诗,被她营造的孤独、不安、荒凉、幻灭、挣扎所震撼。很难想象,这出自一个写诗才一年时间的85后女子之手。印象中,孔晓岩更应该是去年我们曾编发她的《旗袍》诗中所展现的江南女子形象,而这组诗让我看到这个柔弱女子深沉、睿智、守愚、思辨的一面。

尽管整组诗写作对象完全不同,从骨头到山茶花,从纵火者到重灾区,哪怕是抽象的冬天、孤独到具象的围巾、雪、夜行等等,但调子却全都一样,低深得让人压抑。就连她自己也说:“这组诗写的很难受”。如《骨》“睡在棺木/比睡在肉身里/更安稳”,《纵火者》“生为灰烬的欢乐”,《重灾区》“火海散了,人群老去”、“打结的后半生/只有纵身火里”,《这冷峻的冬天,我也爱》“爱情刚刚杀死一只飞蛾”,《渡》“从我跟前走过的僧人/最后化成了石头”,《今生,谁是送你入佛门的人》“他紧握你的手/给你讲草木枯荣”……即使是“运动赚是骗局夜行”,她看到的也是非常人所见:“月亮下是山的影子/大地藏起白骨”。

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生活和情感变得越来越碎片化,荷尔德林和海德格尔倡导“诗意地栖居”,来抵制科学技术所带来的个性泯灭以及生活的刻板化。孔晓岩的孤独与荒凉,没有具体的事情,但就是让人无法挣脱那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的不安。她的生活没有安全感,她用这样的诗句表达出来。人的心灵乃至灵魂,总是在上升与下降、堕落与救赎中交织,“理想”与“现实”总是潸然摇曳,“渡”与“不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获得片刻心灵的解放与自由。


——推荐人:赵晓梦(《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


ea91c5372c1461f04016135d45b7dff




孔晓岩,85后女诗人,居安徽砀山,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诗歌月刊》、《诗潮》、《江南诗》、《华西都市报》、《诗选刊》、《绿风》、《海燕》、《中国诗人》、《延河》等。有散文诗入选年选。



◆ 

 

它在纸上

比走动的它要轻

它在死者的身上

比在活人那里重

它睡在棺木

比睡在肉身里

更安稳



◆ 纵火者


点燃,再离开

做案现场,没有残留

但我仍被怀疑,并很快被你找到

理由是我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像是等待救赎


冬天已来

亲爱的

我相信屋后的花园

山茶肆意地挥霍日子

墙上有白天,夜晚,还有雪

是什么埋在心里

等一个春天倾尽她的温柔

将我们灼烧

这生为灰烬的快乐



 


你在佛门

我在红尘

你说,先渡自己

再来渡我


多少年了

你云游四海

我人世漂泊


从我跟前走过的僧人

最后化成了石头

流着泪

我不知道哪一滴

才是你的



◆ 今生,谁是送你入佛门的人


他紧握你的手

给你讲草木枯荣


他也翻前人旧事

为你泡好桃花源的茶


他夜里诵经给你听

尘埃落尽红尘外


终于,九华山落满了雪

他给你戴上108颗菩提子

然后

松开你的手



◆ 这冷峻的冬天,我也爱


时间,在墙上变幻

无常加剧恐慌

你知道吗?

爱情刚刚杀死一只飞蛾


它说——

这冷峻的冬天我也爱

湖水和天空拥抱

甜和苦涌出嘴唇,它说——


你看,山下是村庄

村庄里有牛羊

正在别家的田埂

嚼树梢上的太阳



◆ 围    巾


离开后仍有仰望的姿势

那一定是冬天,不早不晚

垂下来的瀑布

附于柔密之处

“一条河绕过肉身,泥沙在喘息”

这冰冷的沙砾


我将在黑暗降落之前

让来自你的光

把我捆住



◆ 孤    独


用镜子取暖

用画笔画雪

用线装书缓解不安

用穿过白纸的风声剪开——

这个夜晚


请倾听我

走廊上吧嗒吧嗒

回归安静的猫

卧在雪上——

这巨大的碎屑——

沉思者的袖子里

抖落了多少星光



◆ 重灾区


火苗上升或下降

翻滚出人的委屈

比起将要到来的苦难

这不算什么


废墟,开出的花

也有火一样的热烈

可是并没有一朵在我心里

火海散了,人群老去

荒草总在阴天暧昧不清

打结的后半生

只有纵身火里



 


雪,最先藏起自己

下一个冬天到来之前

别解释为什么

 

奔跑的小孩,踩过叶子

破碎使它格外轻松

终于握紧了泥土,那些消融的开始清醒

 

多年前的雪来迟了

一个女孩儿对着一棵树

大声喊出被自己遗忘了的名字



◆ 告    别


山茶花,白色的葬礼

亡曲,一枚别针扎进肉里

 

世俗的大口吞咽

黑棺吐出不安

一个人进来,不再离开

而人间又会多一个

有时站在路边,吹口哨

有时蹲在沙地,画圆

说画的是人的住所

 

有时,哦,和我打招呼,说在哪见过

我立在圆心,迈不动腿

 

对面,传来哭声,笑声

人们用笑声抵抗婴儿的哭声



◆ 夜    行


月亮下是山的影子

大地藏起白骨

 

天黑了

我在这里

你在哪里


(原载于《华西都市报》2020年1月11日)

责任编辑:王傲霏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