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星星诗刊》副主编干海兵推荐诗人:杨斌

发布时间:2020-05-14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1511    收藏

ea7f852cad422dc2f60680f2ee32f65

在大多数人的阅读经验中,星空的书写都是神性、高蹈,具有宗教般的隐喻。而繁星高悬,浩淼广阔,被笼罩的城市和乡村却总有着不同的审美向度,有些诗人在仰天追问,有些诗人却俯下身子,借星光看清楚琐碎的世事,寻找生命个体每一丝真切的感受。杨斌的《星空下》属于后者,他的略显粗放的笔触,聚焦的就仅仅是云南高原“星空下”的一张“邮票”大的乡土:“三岔路口有指路碑:西走倘塘三十公里/坐坤向艮的坟地,父亲长眠在尘土中,轻如草芥/东走启龙二十公里:母亲在老家的老寒腿,夜夜惊动犬吠/南走宣威七十公里:我的儿子和女儿/熟睡在妻子怀里,像几粒相互依靠的尘埃”(《三岔路口记》),叙述式的简约笔法,白描式的场景勾勒,那些拙朴的诗句便呈现出苍茫的痛感。“海埂岸,几只木船轻漾,淡而孤绝/远方海口几点鱼鳞似的灯火,呼应天上星斗/耳畔有隐隐的声音传来”(《滇池夜》),平凡的物象,如果被寄寓独特深切的生命体验,就会迸发出智性的亮光。杨斌的这组诗歌取材小,入笔轻、不善修辞和雕琢,但就是这种简简单单的表达,却带给我们不一样的粗砺开阔的异质感。


——推荐人:干海兵(《星星诗刊》副主编)


a79f8ac8cf2f56378896f951b3ea073




杨斌,70后,云南宣威人,著有诗集《一个人的江山》。



星空下(组诗)


 回  应


屋前不栽桑(丧),找哭丧棒,去右边的白虎山

房后不种竹(哭),编箩筐用竹子,去左边的青龙山

伐竹,给母亲做拐杖,得上好竹膜

贴在父亲生前,放在心经旁的竹笛上

呜咽声起,回音绕梁,如父死后

悄悄长在屋后的那株青竹,夜风中的缥缈之音



 村庄的客


清晨喜鹊叫,村庄有客到

收废铁的是,补锅的是

阉猪匠是,来时敲铛铛三下,去时敲四下

按父亲的话说,他是个懂来三去四的人,要尊重

磨坊里的老鼠,灶洞中的蚂蚁,梁上的麻雀

还有清风也是,它的嘴巴一启

神龛上烛火,就各自熄了

夜晚落下的灰尘,也都飞走了



 在可渡关


落日虚掩关门,不是矫情,是指引

推门过去是新生的民居,一砖一瓦一石

像读史留下的标注,在这里落地生根

油菜花在绿肥地里,出尽春天的底牌

古驿道上迎面走来的那个青衣人

步步生烟,像个取经的归人

一株野竹桃在桃花溪斜出手臂

素手在风中抚琴:有无知音,都是高山流水



 夜宿山寺

 

黄昏时的路,不宜走到黑

山寺清静,烛火下抄经的僧人,心无旁骛

用完佛前的斋饭,我试图说清来处

以及在尘世中,怎样捂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他暗然一笑,双手合掌的平静与祥和

那么真实,世界本如此安宁

如同肯定今夜,我接受了

这山这寺这僧的安排  

用一夜面目打坐,打扫净心中的尘土 

听夜风拂动林梢,涛若佛号,声声漫漶



 三岔路口记


三岔路口有指路碑:西走倘塘三十公里

坐坤向艮的坟地,父亲长眠在尘土中,轻如草芥

东走启龙二十公里:母亲在老家的老寒腿,夜夜惊动犬吠

南走宣威七十公里:我的儿子和女儿

熟睡在妻子怀里,像几粒相互依靠的尘埃

她静静等着和忍着,低垂的眼眸告诉我

更多关于黑的意义



 滇池夜


二月夜,雨微寒,草岸虫鸣浅淡

三更过,海水深静,续写古滇国篇章

海埂岸,几只木船轻漾,淡而孤绝

远方海口几点鱼鳞似的灯火,呼应天上星斗

耳畔有隐隐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风,拂动西山寺庙上的风铃

它的铺展和消隐,留不住风

后来,传来的是更清晰的钟声

让这钟声响起的,已不是先前的那阵风



 安山村


和乌蒙山上,太多村庄一样

村前良田几亩,几棵古树下有庙宇

村后半山坡地,几座坟头上压着黄纸

良田有收不完的庄稼

坡地有锄不完的野草

有时是村后打雷村前雨

有时候是村前放爆竹庆生,村后吹唢呐埋人

更多时候是星空下,各安其位的众神


(作品选自《星星诗刊》2020年第2期)

责任编辑:王傲霏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