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潮》主编刘川推荐诗人:敖运涛

发布时间:2020-05-14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729    收藏

ea7f852cad422dc2f60680f2ee32f65

创造,诗歌内在的诱惑

    

与敖运涛,从无往来。这样于其作品本身更直观。

敖运涛走的不是通过简化能指而至于本质的口语写作,而是通过立象、比喻增加能指来达到丰富认知的修辞路径。

《海岸线》中,说“海岸线”不是刀、不是绳、不是声、不是火、不是梦、不是锁,却恰恰具有上述事物具有的能力。与其说,这样是“阐释”海岸线,毋宁说对海岸线之重新命名。很具巧思的一个亮相。

《威胁》中,对“虎”的存在既是模拟的、虚构的,又是真实撞击其内心的一种力量。不能准确捕捉之事物,反而能够通过无限隐喻来触摸。

他的其他诗,也是大抵如此,通过建立丛集的象来拓展或者概括自己的“主题”,也都有精彩的表达。

技术的平衡木,一端是想象力,一端是真实——情感、思想、信息的恰切表达。在这里,我唯一要说的是,一个诗人能够在平衡木上腾转自如的状态,在于其对“创造力”无限的热爱。对技术的发明,本身必须是对意义的发明,而非炫技本身。还好,作者那时刻不脱于笔端的抒情气质,使他所有的语言的缠绕得以清晰解开。

也许,接下来,这位年轻诗人需要做的是,让表达的情感更丰富、多层次与深透,而非目前这般固定的咏怀的范式。

敖运涛将有更多可能,拭目以待。


——推荐人:刘川(《诗潮》主编) 


a68220a982c774a5fff3fc6fd57839c




敖运涛,1991年生,湖北竹溪人,现定居杭州。有作品发表于《星星》《诗潮》《山东文学》《飞天》《草堂》《诗歌月刊》等。




醉酒书(组诗)


◆ 海岸线


不是刀,它提着晨曦与日暮逼迫我

不是绳,它绵延万里捆绑我

不是声,它鼓动波涛,一浪胜似一浪,呼喊我

不是火,它燃烧蓝色的舞姿,锻打我

不是梦,它拨开浩瀚星辰的眼眸,刺醒我

不是锁,它一次次将我囚禁复又一次次释放我



◆ 夜晚,是一只巨大的老虎


夜晚,是一只巨大的老虎

每当我闭上双眼

它就凑了过来——钢丝般的

触须,辽阔的喘息声

有时还用它宽厚的小刀林立的舌头

舔舐我的面庞,一阵阵刺痛

当我睁大眼眸,它的身影像一个谜团

笼罩着我,只能感到它

厚实的鬃毛和汗腺发达的皮肤

夜晚,是一只巨大的老虎

每当我夜不能寐,它就驮着我

漫游在嶙峋的尘世



◆ 冬夜,听阶前滴水声


恍惚中,我们就置身这样的尘世

这样的尘世只有石屋一间,这样的石屋

只有青灯、古书、陈茶相伴

这样的尘世,没有门,也没有窗

我们在石凳上坐下,发呆,听雨滴一滴滴落下,像旧友

黑夜中赶来,深一脚,浅一脚

我们知道,也确信他终会赶到

但就是不知到底何时,我们听着,雨滴,一滴滴

落下——像酒,越酿越醇厚

又像醉汉,摇摇晃晃的身子,最终栽进了啊,那无涯



◆ 名  器


我有一把利剑

藏于体内,数年不用已斑斑

有时候,它是木讷少言的留守少年

独坐黄昏,看墙头的鸢尾

伸出饥饿的舌头

有时候,它是衣衫不整落魄不堪的流浪汉

在深夜酗酒,然后将空瓶狠狠摔向

长长的街巷

当然,在更多的时候,它就是一把利剑

悬挂在那里,口吐灼人的目光



◆ 森林诉


一听到阶前的滴水之声、厨房里

锅碗瓢盆的叮当之声。那片森林就疯狂地落叶

一想到明天的公交路线、父母的病情

才买的那棵玫瑰花、倒春寒的坏天气

那片森林又摇落了一片碧翠

时间是群狡黠的狐狸。给我以茂盛的大叶榕,顽强的

白杨,却又在须臾间换以松针、几簇灌木

北风也伺机送来了凛冽

是流水运来了石头

是石头教会我踮起脚尖,在一片萧瑟中

怀揣鲫鱼行走。生怕带来一阵风

那片森林,又凋落一大片



◆ 他们总是不辞而别

 ——纪念几个离世的诗人


他们总是不辞而别

仿佛生活在没有离别的世界

仿佛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他们心血来潮,就可以即刻远行

不需要告别,不需要饯行

更不需要廉价的眼泪

仿佛,只要愿意,所有的事物都是亲人

都是朋友,包括花草,包括敌人

仿佛,只要愿意,就可以立马相见

仿佛一切都不曾离开

一切都以一种恒定而亘古的状态保存着

只要愿意,他们就可以清晰地打开

笑容,还是原来的笑容

哭泣,也还是原来的哭泣

——仿佛,仿佛不辞而别也是莫须有的

他们就是出一趟远门

一趟很远很远的门

那……那好吧。祝他们旅途愉快!



◆ 威  胁


阳光如虎,

清晨,从东边的山头蹿出来

直到正午时分,才跑到阳台外的樟树之上

不会再离我远一些,也不会离我更近

它总是准时地跃上

枝头,不管刮风还是下雨,它总是静静地蹲上

一会儿,抖擞抖擞浑身的金黄

剔剔齿缝间的碎肉

我一整天在家洗衣、做饭

看书,写横七竖八的字

它从不向我扑来,也从不对我咆哮

可纵然如此,我依然能感受到

它那如火的威胁,一浪又一浪地滚来

——每当我提起笔的时候



◆ 聚  会


像放出去捕杀野物的猎犬

时隔多年,终于围坐在一起。斩获颇多者

春风得意,聚光灯打在他们

身上,侃侃奇谈;铩羽而归者

夹着尾巴,零星而坐,一杯杯喝酒

一根根抽烟;既没赚得盆满钵满

也非鹑衣鹄面者居大多数,他们细细品尝着

桌上的菜肴,像一只只面目慈善的黑头羊

一片温煦洋洋中,服务员是唯一的

在场者,不断添茶倒酒,并伺机在每一位入席者的脸上

刮下一道道褐色犁痕



(选自《诗潮》2020年第2期

责任编辑:王傲霏


上一篇:《雨花》副主编育邦推荐诗人:江离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