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潮》主编刘川推荐诗人:张抱岩

发布时间:2020-05-16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0    收藏

ea7f852cad422dc2f60680f2ee32f65


实的写法


初看张抱岩这一组诗,我为他捏一把汗,怕他写成“草根”诗、打工诗、底层诉苦诗——当然,我并不反对以“草根”角度处理底层生活、向世界发出人道吁求;但我怕过度利用“苦难叙事”,使诗歌成为简单的政治命题和道德工具。细读我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张抱岩这一组作品,给我的印象是:诗作为镜像,既是个体生命写照,又是社会群像;既是人性粗糙的麻面、又是社会丰富维度的切片。是的,诗歌文本天然的就应该具有一种折射和放大能力。来看抱岩的诗:《给小学同学帅》,让人感慨一个个体的生活之难,又浩叹一种叫做“命运”之物的不可把握;《外婆家的亲戚》,写的是这个时代即将凋零的一代人最后的亲情维系,其实也是当今时代人群的撕裂感与孤独感;《00后》《记乐》,既是凡俗日常生活小日志,又是对人类政治的别致观察与善意揶揄;《住在母亲挖河的城市》,是写一条普通河流之“历史”,而它平凡却又拥有顽固的“自我”——只在自身里流过,却成为我们人类存在的一个冷漠的参照系,那不正是我们所处的沧桑命运吗?!

再看看这组作品的题材:小学同学帅、外婆家的亲戚、城南的村庄、淮河、外公和母亲都挖过的茨河……这些生活题材,看似容易处理,其实很难。当我们深切介入一个时代,往往因为扁平、雷同、具体的现实经验书写,而导致写作的同质化,只有在这些现实题材背后建立深层次的所指,触及其背后的复杂与多维,指向更高远的精神世界,才可能从一拥而上的写实潮流中跳出。张抱岩这些作品有了一个不错的尝试,希望他再多一些思考、大一些视野、深一些挖掘,精彩地呈现出我们今天珍贵的现实。


——推荐人:刘川(《诗潮》主编) 


740273730e5d18b4e009997b26ca614




张抱岩,1982年生,现居阜阳颍州,安徽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星星》《飞天》《诗歌月刊》《草堂》《散文诗》《绿风诗刊》等期刊,入选《中国散文诗年度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蓝色月光》《王家坝书》等五部。曾参加第七届、第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现世书(组诗)


 给小学同学帅


秋天建完四间二层的小楼

春天又要拆掉(房子旁要建高速)

你和你的父亲为省钱,自己动手,堆码红砖

垛在饭场的风口

轻拿轻放,像是鸟雀和蚂蚁

在小心地安放命运

打造一间临时的住处

要装下你寄宿的儿子和学无人机的女儿


你嗓子的息肉

去年在省立医院做的手术

你在视频里将嘶哑的你传给我


聊到过年聚会的事

说到你用车给一家婚纱店拉新人的事

你一件件摆出你的生活

手机就像博物馆,在展览你20年的成长史


你也聊到我,羡慕我,说到当初荒废了学业

没能像我一样在市区教书

每天过着月薪2000多波澜不惊的生活


高压锅在炉子上扑扑冒着白气

说到压力大时,我的两个儿子

趴在我身边看

你的嗓眼儿,是不是医生手术时落下一把刀

一直嘶哑着,一个阉割的老太监

微信视频镜头一晃一晃的,头像

像过山车,又像打水的空木桶,晃动在深夜



 外婆家的亲戚


外婆走后,我舅,大姨,二姨

三姨,相继离世

只有四姨还活着

四姨找不到人说话时

就打手机给我妈

她们说的都是姥姥活着的事情

有时也说到自己

说到离了婚在上海做家政的女儿

说起她的从县城到镇上跑班车的儿子

实在没有什么要说的

四姨就对着我妈说

你没事到我这儿来

我妈也对着她说着同样的话



 城南的村庄


每一个村庄里

都住着母亲

长相不同的母亲

都爱自己的儿女

每一个村庄升起的月亮

都闪烁着母亲的光辉

每一道光辉

一天,一天

按部就班

一寸一寸照完

每个母亲走过的地方



 给淮河拍照


给淮河拍照

我拍不到淤泥和砂石

只能拍到岸上的树木

和水波

水波有时是动荡的

有时是安静的

有时也是在安静中动荡着的

运气好,还能拍到打鱼归来的木船

水波粼粼的鲤鱼

握在中年男人的手里

镜头里,我听见鱼说

这就是命

这就是命



 00后


十二岁的儿子和十岁的儿子

一个属猪,一个属虎

他们争东西大打了一场

忽而,就握手言和

紧紧靠在一起

坐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



 记  乐


这是多好的一天

读书读累了

我就在沙发上躺下身子歇一会儿

窗外的小鸟

穿着人民喜欢的衣裳

它们的歌声也让人民喜欢

妻子在做午饭

两个儿子就像两个国家

随时准备打起来

又随时准备和好



 住在母亲挖河的城市


这条茨河,外公和母亲

都参与挖过

用板车从河底朝上运泥

在我印象中,挖河的人民

都是神一样的人物

挖完河,有的死去

有的再也没有从这条河

打过一桶水

河里每天都有运沙船走过

这些船舶从这条小河

去到淮河和长江

我也没有看见它们真的来过

有时我看见波涛向前奔涌

有时纹丝不动

有时落日落在宽阔的水面

有几次,来到河边

除了看,我会掬几捧水尝尝

黄皮肤一样的水

从我的指间舌尖滑过跌落

破碎,又加入到茨河里


(选自《诗潮》2020年第5期)

责任编辑:王傲霏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