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熊焱

发布时间:2020-05-16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2923    收藏

ea7f852cad422dc2f60680f2ee32f65

爱是所有诗歌的母题,也是人世最值得珍视的一切存在的源头。爱还是一种最深刻的教育,它胜过我们曾经学过的全部的知识,并帮助我们终于可以坦然去爱那个“手是颤抖的,一不小心/就会把汤沾在了嘴角,把酒洒在了衣襟”的老父亲,爱那个“坐在阳台上,那么小/那么慈祥。一张沧桑的脸/有着夕阳落山的静谧”的老母亲,爱那个“大约还有四十天/你就来到人间”的孩子,爱那些“我死去的亲人”。而爱同样在帮助我们去理解过去与未来,理解死亡不是终结,而一个如是残缺的人世从来并依然是完整的,去理解 “那在街头扫地的清洁工,她弯腰的身影/多像我病逝的大姑在田间锄禾的身姿/那在巷口卖菜的小贩,他称量瓜果的喜悦/多像我的三叔收割庄稼的甜蜜。”


——推荐人:泉子(《诗建设》主编)


0711a011b6ce829a135add8205f0e84




熊焱,1980年生于贵州瓮安。诗人、编辑、小说爱好者。现居成都。



熊焱诗选(组诗)


 当天使就要来到人间


我知道你没有翅膀。但我相信

你就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你就是这人世留给我的最动人的光

我正一天天地掰着指头数日子

我一天天的幸福和喜悦,就像芽孢迎着雨露

一点点地长。就像花蕊迎着春风

一缕缕地泻出它的香

我常常抚摸你母亲受孕的小腹

在那人间最温暖的花园里,你侧身,蹬腿

好奇地探寻着隧道幽深的秘密

每一次轻轻的胎动

都是闪电明亮的回音

是我和你母亲的爱,穿越了千山万水

提炼出的最甜的蜜

每晚睡前我都要为你朗诵古诗

那些词语中的彩虹、句子里的鸟鸣

那些平仄和韵脚中起伏的云朵与晴空

都是迎接你的路

迎接你来到人间时啼哭的意境

这是初秋的夜晚,大约还有四十天

你就来到人间。你的母亲斜躺在沙发上

一针一针,为你缝织过冬的毛衣

她脸上的安详,是一汪湖水推远了风的荡漾

在另一边的储物柜里,为你备好的衣帽、奶粉、尿片……

也在翘盼你的到来。我们的心

是一朵跳跃的烛焰

融化的蜡,又软又烫

夜深了,我来到阳台仰望夜空

那些明朗的星辰里,一定有一颗

是你来到人间时捎来的消息

远处灯火辉煌,这纷繁的尘世

就是一场浩大的炼狱

而你的到来,唯有你的到来

将让我宽恕这世界曾经带给我的所有伤害



 母亲坐在阳台上


她坐在阳台上,那么小

那么慈祥。一张沧桑的脸

有着夕阳落山的静谧

磨损了一辈子,她的腿已经瘸了

背已经佝偻了,头上开满深秋的芦花

生命的暮晚挂满霜冻的黄叶

当她出神地望着窗外,院子里那些娇美的少女

一定有一个,是她年轻时的姐妹

一定有一阵暖风,葱郁过她的青春

好几次,我都是连喊了几声

她才迟缓地回过神——

这一条大河的末段啊,是不是需要

更多的泥沙和泪水,才能溅起苍老的回声

是不是要在狭窄的入海口,都要放缓它的奔腾

我是多么爱她!我年近古稀的母亲

我已与她在人间共处了三十多年

而我愧疚于我漫长的失忆

愧疚于我总是记不起她年轻时的容颜

每一次想她,每一次我都只是想起

她坐在阳台上,那么小

那么慈祥。一张沧桑的脸

有着夕阳落山的静谧



 父亲的黄昏


他的头发又稀又白,老年斑又多又暗

密密的皱纹,那是埋人的黄土

哎,这人生已是晚景

他浑浊的眼神,就是西天最后的一抹夕光

——这是七月的黄昏,父亲与我对坐饮酒

我们互为一面镜子,我三十二岁的年华

是他年轻时蓬勃的时光

我看到他的手是颤抖的,一不小心

就会把汤沾在了嘴角,把酒洒在了衣襟

我又看到他脱落的一瓣门牙

已关不住漏风的残阳

他有些耳背,还有些反应迟钝

我必须提高声音,必须耐着性子

把我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又一遍

很多时候,他都茫然地看着我

偶尔,才若有所悟地哦了一声

浓香的酒,被我们越喝越淡

稀薄的暮色,被我们越饮越暗

父亲微微地醉了,喃喃地自叹: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黑了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仿佛是另一个我在说话

我忍着泪水,为父亲的衰老而伤感

又为提早看到自己的暮年而悲哀



 原来死去的亲人从未走远


他们从未来过成都——

可在成都的这些年里,在我清晰的梦境中

我却一次次地看见他们,看见他们小心地穿过街道

就像一抹阳光挤出云缝;看见他们安详地坐在府河边

朝我微笑的脸,就像一河流水荡漾着秋风

看见他们在黄昏点亮的灯盏,就像雨后斑斓的彩虹

——每一次醒来,我都坚定地告诉自己:这不是梦

一定是他们,千里迢迢地赶来看我了

一定是他们,抚慰着我独在异乡的忧伤与孤独

哦,这些我死去的亲人呀

天一亮,又各自回到了人群中

正如那在街头扫地的清洁工,她弯腰的背影

多像我病逝的大姑在田间锄禾的身姿

那在巷口卖菜的小贩,他称量瓜果的喜悦

多像我故去的三叔收割庄稼的甜蜜

多少次,面对夕光中相互搀扶的老俩口

我都想走上去,轻轻地叫一声祖父

又轻轻地叫一声祖母

陪你观看暮晚的灯火和清晨的旭日

因为我是多么爱你

这一次,我就要走在你的后面



(作品选自《诗建设》80后专号,2016年冬季号)


责任编辑:王傲霏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