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玉珍

发布时间:2020-07-17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0    收藏

ea7f852cad422dc2f60680f2ee32f65

在读到玉珍的这组新作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位90后诗人已然不再年轻。事实上,她也已过而立之年,她已然找到了一个记忆的宝藏,已然获得一个甚至令人心惊的冷静视角,以及一种舒缓的节奏,一种更为沉潜的悲与喜。

每一个童年都是清澈的,这是玉珍的“九十年代”,也可能是我们的“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但 “时代处子般的澄澈已经过去/像一场盛大的涟漪/消失于透明的风中”。或许,没有比这更圆满的消失了,并呼应于一种受到祝福的成长。这祝福同样属于那个站在树下,因顽皮的妹妹在树杈上使劲摇晃着树枝,而被“一场黄金的果雨”打中的人,“他们不可能砸出另一个牛顿了/但它是美和赞美的本身”。

但童年从来没有消失,而是置身于我们生命的更深处,化身为牛的“那双单纯的大眼睛”以及“云朵般洁白的”鹅;化身为“被人深爱的惊喜”以及“刺我的荆棘与甜蜜”;化身为“为一场不幸整个地豁出了一生/但他并不后悔”的疯子,因为”他的错都是真实的”,并作为”搏击虚伪的生活”而甘愿认领的命运。

而这何曾不是一首诗的命运?这何曾不是诗人那共同的命运?


——推荐人:泉子(《诗建设》主编)


03117a9720f566088ea9a93d944ef30



玉珍,90年代生于南方。


果    子(七首)


 秘    境


表哥在幽潭中闭气

用全身接触九十年代的清澈

竹筏自上游而下

上头站着他父亲

鸟兽像人,在林中漫步

仿佛创世刚至


我的外公八十岁依然在放鸭子

他的牛像灵兽那样温和

从山上带回来香草的气息

当人们在红色的傍晚从田野山谷中回来

太阳像造物的眼睛拥抱着大地

我站在桥上望着这一切

这一切仿佛就是昨天


现在已没人烧炭了,斑鸠依然歌唱

河流倒影成片的青山

时代处子般的澄澈已经过去

像一场盛大的涟漪

消失于透明的风中



 果    子


我站在树下,

仰着头

像小时候那样看着树上的果子

妹妹在枝杈上使劲摇晃树枝,

果子们暴雨一样落下

一场金黄的果雨

打在我头上

脸上,鼻子上

有一点疼

但我还是傻瓜那样笑着

他们不可能砸出另一个牛顿了

但它是美和赞美的本身



 后来命运也是这样对生活下手的


后来我的狗死了,猪死了

牛和鸭也死了

鹅羊鸡们相继都死了

与此同时有更多的牺牲

在我长大后发生

被改变的理想,自由,天真无邪

突然面目奇特

我知道我也会死,这跟牛羊没什么不同

十几年前在放学路上

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的牛

那单纯的大眼睛

像全体人类的童年

它走了

走向了遥远的屠宰场

后来命运也是这样对生活下手的

一些美好的人像鹅那样朝我涌来

他们真好啊,云朵般洁白地

在大地上飘着

但风使他们走散

风吹着他们可爱的脸皮和头发

风将他们送进了永不归来的地方



 骤然而至


我骤然不知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我度过了漫长的一段虚无


整个生活像一种疑惑但不知为什么

没有那种紧迫了,没有想去战胜的

没有什么所缺


我骤然体会不到被人深爱的惊喜

体会不到刺我的荆棘与甜蜜

像冷天骤然而至

我裹紧我的毛衣站在街上


到处是人类与道路

但没有兴趣往任何一边走



 相反的命运


躯体总奢望长生,他跑着

用年轻的迫切拒绝老死

而灵魂渴望自由,排斥着疲累

企图超越时间


香港黄大仙一码特资料他们是相似的

但总在相反的命运中挣扎

人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


躯体在寿命里死去

而灵魂被其拖累

也无法获得永生



 黑    夜


夜来了

二十年前的某天,煤油灯外头全是它

它坐下,带来暴雨闪电

使汤勺与汤在风中搅起薄雾

我的母亲为我夹菜

南瓜,肉,青菜,还有几块豆腐

米饭在灯下白得像雪

因为黑加剧了它的纯洁

那是最亲近夜晚的时候

人显得弱小,没什么光芒和力气

几乎想倚在黑夜的背上

吐掉些生存的疲累

但我什么也不懂

只觉得饿

那时我没心没肺,吃完就睡

盯着夜巨大深沉的眼睛

马上开始做梦

我不知黑夜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醒来它就已经走了


(作品选自《诗建设》2020年春季号)

责任编辑:王傲霏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