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潮》主编刘川推荐诗人:宋煜

发布时间:2020-10-13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2584    收藏

ea7f852cad422dc2f60680f2ee32f65

文字中的相貌


写作固然是一种修行,但大多数诗人其实并不能在诗中显现“仁者相”、 “智者相”和“寿者相”(更多是“怒者相”或“疯子相”)。原因在于,诗发乎情,诗人更多要在情感波动中写诗,而与摈弃情绪之无我静修无关。说这么一段话,目的是引出诗人如何在作品中把控情绪这个问题。

宋煜这组作品,读来多有一种“克制”之感:叙述冷静,不是宣泄,而是收敛。他的情绪在阐述意象或物象内在逻辑的过程中慢慢“渗透”出来。比如《在鲤湾路》,这是一首回首青春之诗,写作中,稍不留神就会大发其情,而作者却远离了表面的情感波动,转而叙述一种命运的“连锁反应”——过去自己流连于“故书堆”“捡拾灵感”,而“多年以后/我仍因写作沉溺于你的海洋”,这就导致好像被耽误的青春,其实是被特殊的遭遇与选择而保存、延长。作者在抒情的叙述之中,引入了思,这就使诗语言有限而含咏不尽。比如《续断》一诗。中药马蓟,俗名续断,顾名思义,是把“断”给“接续”起来。宋煜平静地叙述了一番马蓟自然状态之后,接着说它“在我的童年/现在仍在。四月/父亲坟冢旁”,那么,接续的就不仅仅是现世的光阴,而是生死两个世界。面对生死这个大主题,作者浅淡述之,仅是“紫色花团/揪着日子的/一点点疼”。诗表面是平淡的,而内在涩涩之疼,揪肠难化。再比如《钥匙》。当然“钥匙”是一个隐喻,过去“开启过一个时代的/某一个时期”“门的秘密的舌头”,“现在它们沉默着/像生锈的火苗/对时代已无危险性”,文字依旧是克制的,隐忍而不怒、哀婉而不伤。时过境迁,那些我们努力要开启的秘密和开启它们的“钥匙”一起,化为无用之陈迹,该多么令人拊膺唏嘘,而作者并不全吐块垒,块垒留给别人吐。

我一直以为,表达的效果应该重要于表达的方法。能让效果最大化,有人是怒吼,有人是冷笑,有人是含而不露,各人各法,用得好就行。随手拿宋煜三两首诗来评说“冷叙述”,其实是分析客观与理性在作品中的实施与运用。作者很年轻,但其作品中却已形成一个精准和稳重的思考者面目,拿捏文字、控制节奏、处理结构,一门心思含住诗核,使文字如同手榴弹,在自己手里不炸,而是扔到读者那里再炸,这是值得的尝试。当然,这样的诗,或许会被人认为寡淡或“不够劲儿”,都无妨。诗是手艺活儿,慢慢磨作品时,也在慢慢磨自己,先不管别人家的“蝲蝲蛄”叫。


——推荐人:刘川《诗潮》主编


4ca5dc25558d4b4b0d4642f1fbfe15a



宋煜,河北人,80后。2005年出版长篇小说《穿越玫瑰》(北京出版社);2018年开始诗歌创作,诗歌作品见于《星星》《诗潮》《北京文学》《草堂》《诗选刊》等刊物。


宋煜的诗(组诗)


 悬铃木


悬铃木之前

并不叫悬铃木

它作为泡桐

站在我的窗外很多年

但它生长很及时

叶落得也很准时

有太多事物被错误定义

并不妨碍它自由生长

直到这个初冬

你指着它说:

悬铃木

哦。这多像一首被误读的诗

在十一月的尾巴

它把手掌烤成了金黄色

铃铛还在摇着

一直会摇到来年春天

看吧,它已陷入自己的谜题

就像我

对你说出的一句

很平常的话

会思考很久很久



 钥    匙


我的身上

佩戴着多把钥匙

——这些门的秘密的舌头

有的我甚至忘记

属于哪一把锁

或许只是一把不存在的锁

而钥匙存在

它像个哑谜

它在我身上,已不能打开任何开关

我又无法将它们丢掉

它们成为我所有秘密的一部分

它们开启过一个时代的

某一个时期

现在它们沉默着

像生锈的火苗

对时代已无危险性



 如    今


我途经楂岈山

一个小型展览馆

看到失去水分的

豹猫雉鸡白鹭

还有离开时


路边的狼尾草

也是干爽的

在秋天的吹拂里

轻轻摇曳,等待


一只陶罐的诗意

我曾在你画室见过的

还有几只蝴蝶标本

如今,我正从一个地方去往


另一个你无从记忆的远方

落花流水云朵四季

都无法将你带走

而时间这只遗忘的沙漏

正试图把我对你的想念慢慢沥干



 在鲤湾路


在鲤湾路。在大桥下,故书堆

我们捡拾灵感

——那里有我们的十八岁可供挥霍

一分,一秒

一世纪。我们迷恋自我寻找和虚构

甚至多年以后

我仍因写作沉溺于你的海洋

哦,那永恒的十八岁。在鲤湾路

它带着莲雾的色泽

波罗蜜的香气

一晃而过,又频频回首



 最好的时光


最好的时光是

雷电交加的时候你在

电话那头等我

阳台上你的衣服吊诡地舞着

天色变暗

空气混浊不安

我从一个令人伤怀的

旧情节里回过神来

关好阳台的窗

烧一壶开水

金花茶开始在沸水里翻滚

饱满的金黄

像你那里的好天气

你声音干燥

烘焙我内心的潮湿

那些年,因为年轻

我们无所畏惧

因为若即若离

我们对爱一无所知 



 


一只蛾,困在纸上

在我的文字迷宫间

它比字小,甚至

比我的描述还小

我不忍拿笔触它

驱赶它。它那么小

翅膀紧贴着身体

也许还不会飞,不对火焰

盲目顺从。我看见自己

在迟疑的句式间

微蹙眉头,无从落笔

那只蛾,在我不注意的时候

已奔赴秋天。纸上干干净净

没有一枚果实,一片落叶

甚至我怀疑,那只蛾

自始至终未曾出现

只有危如累卵的文字,投下

比我更弱小的影子。



 续    断


续断即是马蓟

与小蓟叶相似

但大于小蓟尔

叶似旁翁菜而小厚

两边有刺,刺人

其花紫色

它生长在我的童年

现在仍在。四月

父亲坟冢旁

紫色花团

揪着日子的

一点点疼



 沉默之人


我总是错过话语

表达的最佳时机

它们在我心中孕育的

时间往往很久

它需要从种子破壳

长出子叶

再慢慢抽枝

缓慢地生长

果实还未熟透

等待的人往往已经离开

这真的和对方的耐心

没有关系

我是慢半拍的人

跟不上这个时代的

快节奏

当我说出喜欢

其实已经喜欢了很久

当我说出再见

也许早已没有说出的必要

像一个贪杯少年

在心里酝酿灵感

我慢慢成为一个沉默之人

有你看不见的波澜

大部分时间我绝对沉默

偶尔用我的沉默对抗

我的想说



(选自《诗潮》2020年第6期)

责任编辑:王傲霏


上一篇:《诗歌月刊》主编李云推荐诗人:卢酉霞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