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访谈 >

《诗歌风赏》主编娜仁琪琪格推荐诗人:蓝格子

发布时间:2019-09-13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13    收藏

20180606110814


精心打磨过的随意


庄周在《庄子》中自称其创作方法是“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其中“卮言”指随心表达、自然流露之语言,读蓝格子的诗,便能体会到这种卮言的表达方式。从内容上来说,蓝格子诗歌的选材来自随处可见的日常生活场景,如搭积木、母亲的斑点、春雪的融化、坐火车等等,他们仿若生活现场本身,是自然而然的生活状态,仿佛诗意就存在在每一个街角处随时会向诗人扑面而来。这当然得益于诗人对生活的细腻感知,而这感知又从何处而来?庄子曾以梦蝶的寓言来阐释物化,即物我界限之消解,万物融化为一。从审美的角度而言,这是一种合和的审美境界,一点觉心,静观万象。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诗人的笔下,一只“有疤的苹果”等诸般细碎种种皆可入诗。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些诗歌真的就如我们日常说话一样地随意,那也就不成其为诗了。蓝格子的诗歌中看似平常的语言,其实也是一种“精心打磨过的随意”,其中有恰到好处的克制,而在“卮言”的阅读表象下,实则也内含着“寓言”,这也是它们终究成为“诗”的关键。蓝格子将她的某种感悟、某些情绪作为一条隐线,贯穿在诗歌之中,隐藏在日常话语之下,这使得她的诗歌读起来既有一种毫不费力的舒适,又自有令人细细品味的内涵。

——推荐人:娜仁琪琪格(《诗歌风赏》《诗歌风尚》主编


5-4 蓝格子


蓝格子,1991年出生,黑龙江哈尔滨人,现居北京。读书、写诗。偶有发表。



杜鹃花在枝头微微震颤


◆  游戏:搭积木


一整天,我们

都在房间里搭积木

感觉像是在织一张网

彼此联系

刚开始,还沉浸在自我创造的乐趣中

但每增加一块

我们的视线就要跟随它

一起抬升。我们逐渐意识到

危险就源于自己的双手

你抓住我的手腕:

“不能再加了——

会塌掉。”

我听出你声音里的颤抖

如同蝴蝶震动翅膀

亲爱的,对不起

是我说“嗯”的时候

顺手在上面又加了一块

致命的那块



◆  遗  传


房间里,灯光,加深了它们的颜色

那些老年斑。是我没有注意过

还是它们,一直躲藏在皮肤之下

现在,它们越来越多地

出现在母亲的脸上

带着笑意,在时间拐点上与我相认

有如他乡遇故知

忽然记起,我确实见过它们

在外婆的手背和脖子上

我曾试图用指甲将它们除掉

我记得外婆走那天

桌上摆放着她亲手插的迎春花

花瓣上还闪着水珠

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充足的星期日

那些记忆,终于回来了

带着年久失修的泪水

据说是来自母系的遗传,与生俱来

我知道,总有一天

这些褐色斑点也会爬上我的身体

作为我们生命相连的凭证

那时,希望我的女儿也会和我一样

深深地爱上它们



◆  河边的雪


它们还在坚持,在树阴下忍耐

但是春天已经来了

天气越来越暖

河水湍急

一点一点刮走河面上的雪

越来越薄

越来越脆弱——

我看见边缘上的一小块

终于没有力气再抓住河岸

猛然栽进河里

来不及挣扎,也不喊疼

迅速与河水融为一体

被泥沙裹挟着,向前流去

想起这些年,生活里的很多人

也是这样消失不见的

我在岸边慢慢蹲下,影子

一半落在雪上

另一半被流水冲洗

河水,可真凉啊



◆  九月之诗


九月就要过去。是时候

写下些什么了

椅子,照片,大海,石缝里的香螺

一个人在人群中不自然的沉默

和另一个人与之相反

从容自若的神态

一棵树的影子,和树上唱歌的秋虫

闪光的河水,和一段弯曲的小路

一个静谧的夜晚,和一个欢快的梦

还有一次彻夜长谈

从山中归来,记住一个孩子天真的笑容

把时代的隐痛交付于时代

把一个人的悲伤留给他自己

一再节制的欲念和语言会说出怎样的自由

诗是自由。但生活不是

此刻,月光温和

仿佛整个九月都在为这一首诗而过

而现在,我真的需要一首诗

才能抵住该死的绝望



◆  有疤的苹果


你用一半的价钱把它带回家

现在,它躺在你的桌上,用它的疤

代替你的眼睛,注视着你


十分钟后。它轻而易举地

在你的内心

掀起一场小小的风暴

你拿出一把刀,要对它进行一次切除手术


越来越近,选中合适的一点

刀尖深入疤的外围

冰冷,抵达冰冷


你把它的疤挖掉

新的伤口又在你手上长出

唯一的出路是,越过这些伤口

将它消灭殆尽



◆  山林之诗


秋天已经降临。身边的树

还坚持着自身尚未完全消退的绿色

再晚些就好了,整座山

都会变得五颜六色

我们用去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山中闲逛

对于秋日之辽阔与大地之苍茫

却并未真正理解

去年我们就到过此地

遇到一只从树上跳下的松鼠

现在,没有松鼠

风依旧从山林吹过来

我们总是不能免于被记忆所牵扯

而无法让一座山,一棵树

或一段路,为我们分心

天气发出越来越凉的讯息

马上就是深秋,接着是冬天

万物沉浸在自己的命运中

无法自拔。我们也只好低头

继续走。仿佛有一种

藏身在密林深处的孤寂

正等待我们去造访。



◆  一只干枯的松塔


阳光照耀着寂静的松林

一只干枯的松塔

在同样干枯的草丛里

显得孤独,且从容

是什35昋港图库么使它放弃生长的高枝与孤傲的心

是它自己坠落,还是被风吹落

在它掉落的瞬间是否也曾

给大地沉重的一击

从山中离去,当我回身仰望

才明白松塔落下的原因

更多的,是一座山的力量

使它不能承重

我并没有目睹它在枝头摇摇欲坠

和掉落地面的全过程

但可以想象,一只松塔

是如何被抽去生命的汁液

和它终于无可忍耐

发出的,那“嘭”的一声



◆  归  途


傍晚,雾霾始终未散去

我一个人穿过天桥,来到第二站台

列车还没进站。那么多人在等待

时间因此变得漫长

拥抱的人还能再抱一会儿

而我的心,被两条铁轨紧紧牵住

远处的轰鸣声不断迫近

在人群中产生一阵小小的惊慌

我攥了攥手里的车票,目光

移向打开的车门。刚哭过的人

红着眼睛,在我身旁坐下

给送站的人打电话

有人在车厢连接处抽烟

也有人凝神望着窗外

一座城市慢慢远去。另一座

将在夜色中靠近

现在,我母亲一定在等我推开家门

杜鹃花在枝头微微震颤

它的香气,成为一个人隐秘的喜悦

像此刻,空气中渐起的灯光


(选自《诗歌风赏》2017年第2卷)


责任编辑:牛莉


上一篇:《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胡桑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