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全集 >

疫情中的武汉诗人①:在疫情中无法动笔写诗

发布时间:2020-04-12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我在武汉。但我真的不知道此时的武汉,还是不是我渴望期盼的那个武汉。”1月30日,诗人小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小引原名王朝晖,1969年出生,除了诗人身份,他还是武汉大学土建学院的老师。在武汉封城期间,他以每天一篇的频率,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持续记录武汉的真实情况,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同时,在做好防护措施的基础上,他和朋友们一起为武汉拍摄了许多“封城”期间的照片,希望记录这段历史,向外界传播及时讯息。
  “最近这两天,看了很多武汉‘封城’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消息,那些直接而真实的照片和视频,让我的情绪很沮丧。疫情爆发以来,我一直反复提醒自己,告诫自己写文章不要冲动,不要情绪化。但昨天到今天,我哭了两次,这真是难以置信。”小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让他感怀的是,在生命面前,以往人们所追求的金钱、权力、名誉等变得不再重要,人们开始珍惜身边最宝贵的家人和朋友。第一次流泪,是他看到一篇关于疫情的报道:一个女孩的母亲感染新冠病毒在医院死去,父亲因为照顾母亲也不幸染上。送走母亲后,女孩和父亲各种驾车停在路边,打下车窗却只能四目相对不能说话,最后女孩去找她的哥哥,两人导航定位重叠,但一个在高架桥上,一个在高架桥下。
  另一次,是看到电影《囧妈》片段,做企业家的儿子冒犯母亲,而母亲却依然倔强地容忍且试图纠正孩子。看完后,他没忍住,给父母打去了电话,问他们蔬菜够不够吃,要不要给他们送一点去。
  “母亲在电话中说,没问题,够吃一星期的了。不等我说话,她开始反问我,你怎么样?儿子怎么样?把我问她的话反问了我一遍;又告诫我,要注意安全,要相信党和政府。”面对母亲的关爱,小引又一次落泪。
  在他看来,此次爆发的疫情异乎于往常任何一次灾难,而且由于早期的操作问题,至今许多疑问都没能得到解答。现在灾情情况严峻,一线医务工作者奋力在遏制疫情,武汉整个城市已经成为举世瞩目的一座“孤岛”。
  “这也是我每天拍摄照片、更新个人微信号的原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武汉的真实情况告诉外界,在灾难面前,信息自由的流转是遏制病毒蔓延的另一个有力的手段。”小引说。


广埠屯地铁站的紧急公告 拍摄日期:1月26日。本文图片由小引提供


听说第二天武汉中心城区禁行,小引去武商量贩店购物。 拍摄日期:1月26日


武汉大学和华师之间空荡荡的天桥 拍摄日期:1月26日


武汉雨中的环卫工人。分别时,他挥了挥手,潇洒地把车开走了。 拍摄日期:1月26日

  在灾难面前,身为诗人的小引却无力拿起笔来创作。
  “我不反对在灾难来临前创作文艺作品或是诗歌。”小引说,但在他看来,武汉疫情复杂,不仅仅是地震,车祸那样清晰明了,“瘟疫、病毒这样的东西给我们带来的伤害,迥异于坍塌、倾覆和爆炸冲击波。”
  在这位诗人看来,病毒正在从最低级的地方对人们固有的文化结构、思维模式、逻辑框架产生冲击,“或许,我们只能以病毒的方式击退病毒。基于以上的观点,我个人目前在新冠病毒的疫情中无法动笔,也不愿意动笔。但我并不反对别人动笔写。”
  今天,武汉迎来了久违的阳光,在小引的朋友圈中,许多人感叹一个多月来难得的好天气。也有人在微博上晒出利好消息,提到武汉确诊人数的上升势头在放缓。
  “阳光照着武昌,照耀着汉口和汉阳,也照着病毒。传言说,病毒怕高温,冬天来,春天走,我不知道真假,也无从希望知道什么。”小引在微信号中写道,此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这场疫情快点过去,武汉能从舆论风暴恢复到原先的平静。
 




上一篇:在武汉,一个诗人不再写诗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