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全集 >

美国诗人路易丝·格吕克获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

发布时间:2020-10-13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8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将202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理由是“因为她充满诗意的声音,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具有普遍性”。



路易丝·格吕克1943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现居住于马萨诸塞州的剑桥市。她是1993年普利策诗歌奖得主,前任美国桂冠诗人,被公认为美国当代文学中最杰出的诗人之一。

路易丝·格吕克至今已经出版了十二本诗集和一些诗歌散文集。童年和家庭生活,与父母和兄弟姐妹的亲密关系,一直是她创作的中心主题。
 


对于这一结果,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金雯认为,“如果一定要在当今美国诗人中选择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除去已经获奖的Bob Dylan),那么当然可以选择格丽克。她与查尔斯·西米克(Charles Simic)和玛里琳·鲁宾逊(Marilynne Robinson)各有千秋,难分上下。不过这个选择仍然是令人惊讶的,她的诗歌四两拨千斤,富有韵味和意境,不过与榜单上的很多其它作家相比也没有特别的优势。更何况美国诗人这么快再次获奖也令人奇怪。”

但诗人们更多拥护瑞典学院的决定。在重庆市作协副主席、诗人李元胜看来,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格丽克毫无疑问是正确的选择。“哪怕将诺奖得主中所有的诗人放在一起,格丽克也毫不逊色,而且比很多男性诗人更加出色。诺贝尔文学奖一直被抨击容易被潮流和政治影响,在我看来,将这份荣誉授予格丽克是对经典文学价值的重新确认与回归,也是对文学传统的肯定。”

他提到,大多数女诗人都擅长从感性和个人经验出发去书写题材,从写作初始就奔向了自己想写的目标。但是格丽克不同,她能从日常经验迅速拓展并深入到生命的意义这样一个终极命题,在她的诗作中,更多讨论的是出生与死亡、个体价值,这些都是永恒的命题,大多数诗人很难锲而不舍地挖掘这个方向。

“在写作中,她有马拉松一样的长跑能力,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阶段性写作。她的特长是将没有充分表达的生命意义阐述清楚,在她的作品中,体现了非凡的洞察力和对生命源头的关注,而不是经过社会化过滤的意义。她的写作涌动着生命本能,有着诗人的直觉,而不是简单的推理和归纳来阐述;体现了感性和理性的融合,而不是简单的交叉。”

在李元胜的回忆中,他在多年前就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了格丽克的作品,并引起了他的关注。“她被公认为经典,但却不是为大众读者准备的诗人,需要有一定的阅读基础才能理解她的作品。虽然她的语句一点也不晦涩,对于普通读者来说,阅读却有一定的门槛,这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感觉既惊讶,又高兴。”
 

诗人王家新认为,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格丽克是完全公正的,她值得被诺奖嘉许。王家新在几十年前就知道格丽克,最早是从台湾译本读到她的诗作。在王家新看来,作为匈牙利裔犹太人,格丽克并没有把目光过多地停留于身份,而是专注于自然与诗歌的互动。

“她的语言非常朴素,她全部的生命、情感和激情都凝聚在对大自然的书写当中。在某些方面,她与艾米丽·狄金森非常相似。”

王家新对于诺奖再次授予诗人感到非常高兴,他将之视为诗歌的胜利、文学的胜利。在他看来,当前世界把关注点集中在看似是文学,实际上跟文学没有深刻关系的社会现象、文化现象上,以致于对诺奖的预测都是考虑国籍、性别、族裔等等问题下的预测。

“在这个意义上,颁给格丽克无疑是个冷门,但这是诗歌本身的胜利。”王家新十分熟悉美国诗歌,他一直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应该颁给美国诗人,“很多美国诗人都具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品质,比如加里·斯奈德。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很多,但是一直就很奇怪,就是不给美国诗人或作家,这次评奖委员会终于做出了正确而公正的决定。”

在诗人欧阳江河看来,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是一位稍显小众的诗人,在国内的诗歌圈传播也并不广泛。“格丽克是典型拥有欧洲传统的知识分子,她的作品和美国文化本身有差异,因此也增加了翻译的难度。在她的作品深处,是犹太文化、匈牙利文化和美国的消费文化的碰撞,她将笔触伸到了更久远的地方,文字中也有属于女性的特殊敏感,你能感觉到神经的跳动。她的诗歌是有深度和强度的,即便通过翻译的弱化和公共化,也能感受到她的语言中有月光一样反光的金属质地,这不是月光的温柔,而是月光的冷酷。”

在欧阳江河看来,诺贝尔文学奖选择格丽克,实际是稍显遗憾的。“我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已经偏离了原有的初心,为了迎合美国大众的政治趣味,降低了对文学本身的追求。”“在美国现在在世的诗人中,格丽克只能称得上是优秀,但远远称不上伟大。”

诗人李少君认为,由于翻译家柳向阳的出色翻译,露易丝·格丽克的诗歌在中国诗歌界广为人知,他同意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她的理由,“因为她无可挑剔的诗意之声,以朴素的美感使个体的生存普遍化”,这样的品质如今非常难得,情感洋溢于日常生活,平静的叙事蕴含诗意,她的诗歌,既有抒情,也有叙事,更有人生叹息,咏叹调一般蔓延于尘世。

诗人胡桑表示,露易丝·格丽克是当代美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风格上有些传统,尽管有些自白的特质,自然和女性意识是她重要的主题,但语言形态上不太激进。”
 

澎湃新闻记者对部分露易丝·格丽克作品中文版译者的采访:


澎湃新闻:你在怎样的情况下接触并且翻译了这两部作品?
柳向阳:关于这个问题戳到了我的痛点,翻译格丽克的作品花费了我长达十年的时间 ,我从2006年开始翻译,到2016才出版。格丽克是非常认真的作家,我曾主张做一本她的诗选,但她无论如何不接受,要求精选她早期的作品,或者从近期的书中一本一本来精挑细选。

澎湃新闻:你对于这位作家的印象是怎样的?
柳向阳:她最大的特点在于美国文学传统,属于后自白派,但后期有所超越,对古希腊传统的运用和结合是其主要特点。

澎湃新闻:在翻译中,你感受到的她的诗歌的写作特点是怎样的?
柳向阳:我最深切的感受是她的诗歌写作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也有许多让人颇费思量的地方——即阅读的问题。格丽克是一位值得多角度阅读的诗人,包括她很少被提及的诗随笔,也是理解她的诗歌的一把钥匙,她在一段随笔中写:吸引我的是省略,是未说出的,是暗示,是意味深长,是有意的沉默。那未说出的,对我而言,具有强大的力量:经常地,我渴望整首诗都能以这种词汇制作而成。它类似于那看不到的;比如,废墟的力量,已毁坏的或不完整的艺术品。这类作品必然地指向更大的背景;它们时常萦绕心头,就因为它们不完整,虽然完整性被暗示:暗示另一个时代,暗示一个世界,让它们置于其中就变得完整或复归完整。

澎湃新闻:你了解的这位作家的写作在哪些方面是最为突出的?因而使其可以从诸多美国诗人中脱颖而出?
柳向阳:我觉得她最大的特点是,与美国其他诗人相比,是对古希腊文化的重视,其他诗人在运用上不突出,这一点非常明显。

【译者】李晖:多用典故,翻译难度比较高

格丽克诗歌另外一位译者李晖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得知格丽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感到很意外。自己起初翻译格丽克,与另一位译者柳向阳的合作有关。

“她的诗歌较为个人化,引用了许多典故,翻译起来难度比较高,不能直接肤浅地从文本直译,在诗歌中存在一定的寓言性质。她的诗歌是存在一定门槛的,需要挖掘她的典故背后的用意,在她背后的神话和传奇,都是现实的影射,虽然她的诗歌很个人化,但世界就是个体的总和,在这种个人化的背后就是普遍性。”

她提到,在格丽克的文本中有特殊的女性色彩,是男性视角难以察觉的。“在女性视角中,她有着属于自己的特殊迷人之处,她的语言节奏也很好,在当年深深吸引了我。”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