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之城 - 洛夫 电子文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洛夫全集 >

新湖畔诗选(五):沉默就是枯名》出版

发布时间:2020-10-13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书  名:《新湖畔诗选(五):沉默就是枯名》(公众号诗歌特辑)
顾  问:赵和平 吴 笛
主  编:许春夏 卢 山
副主编:双 木 胡洪林
编  委:尤佑 北鱼 余退 敖运涛 马号街 双木 许春夏 卢山
出版社: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20年8月版)



目录——

序言:记录和遗忘,以及一种诗歌写作的可能/卢山

[第一辑  旗帜]
公众号“追蝴蝶”
朵渔诗五首

公众号“撞身取暖”
张执浩诗五首

公众号“捕风与雕龙”
飞廉诗五首

公众号“黄灿然小站”
黄灿然诗四首

公众号“诗歌杂志”
赵卫峰诗五首

公众号“小众”
玄武诗四首


[第二辑  阵地]
公众号“新湖畔诗选”(编委诗选)
敖运涛诗四首
双木诗四首
余退诗四首
马号街诗二首
尤佑诗四首
北鱼诗四首
许春夏诗四首
卢山诗四首


[第三辑  青年]
公众号“新湖畔诗选”(80后/90后诗人巡展作品选)
吴小虫诗四首
麦豆诗四首
周园园诗三首
焦窈瑶诗三首
杨碧薇诗三首
苏文华诗四首
小书诗三首
苑希磊诗三首
向晓青诗四首
独孤长沙诗三首
伯劳诗三首
袁磊诗四首


[第四辑  诗艺]
公众号“新湖畔诗选”(“湖畔同题”栏目作品选)
宋小铭诗一首
任泽建诗一首 
徐飞诗一首 
蔡天新诗一首 
芦苇岸诗一首  
冀北诗一首  
江巡诗一首  
萧楚天诗一首  
司徒无名诗一首  
赵学成诗一首  

[第五辑  视野]
公众号“北京青年诗会”
江汀诗二首
戴潍娜诗三首
李浩诗二首
王东东诗二首
袁永苹诗二首
苏丰雷诗四首

公众号“海岸线诗歌”
西渡诗三首
池凌云诗三首
王静新诗二首
林宗龙诗三首
杨隐诗三首
谢健健诗二首

公众号“诗的城市计划”
余怒诗三首
年微漾诗二首
陈亮诗二首
后白月诗三首
张晚禾诗二首
念琪诗二首

公众号“3言贰拍”
陆闵诗二首
李晓愚诗一首
许天伦诗二首
傅荣生诗二首
思不群诗二首

公众号“抵达”
汪抒诗二首
七诗二首
许俊诗一首
方启华诗一首
蓝弧诗一首

公众号“越人诗”
杨雄诗三首
李浔诗二首
蒋立波诗二首
湖北青蛙诗二首
游金诗二首
阿剑诗二首

公众号“杭州诗院”
李郁葱诗二首
孙昌建诗二首
涂国文诗二首
李利忠诗二首
孔庆根诗二首
许春波诗二首
张小末诗二首
周小波诗二首
许志华诗三首
千岛诗二首

公众号“垄上诗荟”
陵少诗一首
舒和平诗一首
罗秋红诗一首
杨章池诗二首

公众号“屏风诗刊”
李龙炳诗二首
陈建诗二首
胡仁泽诗二首
黄啸诗二首
杨钊诗二首
张凤霞诗一首

公众号“卧底手记”
丘新巧诗一首
第五洋诗二首
谈骁诗二首
谢永琪诗一首
谢世姣诗一首

公众号“金蔷薇诗刊”
海地诗二首
箫鸣诗一首
高鸿文诗一首
沈秋伟诗二首
苏建平诗二首

公众号“婺江文学”
张瑞明诗一首
南蛮玉诗一首
伊有喜诗一首
吴警兵诗一首
冷盈袖诗一首
章锦水诗一首
陈星光诗一首
杜剑诗一首
红朵诗一首
陈全洪诗一首

公众号“诗盟”
二胡诗一首
兮木诗一首
陈益林诗一首
陈剑诗一首
胡永清诗一首
吴国才诗一首

附录:99个诗歌公众号、相关说明以及其他/刘惪晟
 

序言——

记录和遗忘,以及一种诗歌写作的可能

卢 山

开自由之风,向湖山致敬。这一期的《新湖畔诗选》有别于前四期,我们精心策划一本全国微信公众号诗歌选本。

新湖畔立足于山水人文典范江南杭州,寄身湖山之间,汲取天地灵气,在寒冷而黑暗的夜晚,那些艰难跋涉的写作者报团取暖,交换彼此的空旷和孤独。在诗歌逐渐式微和出版窘迫的文化图景下,作为一个相对松散的民间诗群,几年来我们克服各种困难,连续出版四期《新湖畔诗选》,在偌大的中国诗歌场域里发出一点湖山的声音。写诗一时爽,出版等三年,《新湖畔诗选》的蓬勃态势离不开诗人许春夏的坚持和各位编委兄弟的情怀、友谊。时至今日,任何一种民间社团和刊物的存在、延续,都必然离不开编者的精神与情怀。

新湖畔也是如此。理想和情怀如西湖上的烟云和宝石山顶的星辰,诱惑着我们继续怀抱薪火,向词语的腹地艰难跋涉。面向中国诗歌场域,建构一种开放、自由而健康的诗歌精神气象,试图恢复纯正的诗歌抒情传统,持续推动湖畔诗歌文化现象走向更加开阔的未来。我们坐拥江南的大好湖山,用这些从自然山水中采摘的诗歌,向伟大的诗歌写作传统献礼。

今天,诗歌写作面临一个全新而繁复的文化语境。这一期的诗选采摘了那些生长在民间诗歌土地上的精神之花,聚焦新时期诗歌写作新载体——微信公众号诗歌,试图以一己之力、“以偏概全”式的呈现中国微信公众号诗歌的全新面貌。从湖山回到互联网,我们的日常生活几乎完全被携裹进全媒体所带来的话语便利和消费狂欢中,无论我们的生活还是写作,几乎无法遮断与电子媒体的联系。网络、微信群之外,层出不穷的公众号,它在诗歌书写和传播上涌出的“生产力”,不断参与民间诗歌写作的集体现场,创造了某种意义上的诗歌“繁荣”景象。正如青年评论家马号街所说:“这些来自五湖四海、又生活在五湖四海的爱好者,在种种制约下,拉着一杆或几杆枪,长期维系一个公号的运转,其中有一股倔犟、韧劲、野性。我爱这样的脾性。”

近年来微信诗歌公众号的风起云涌现象催生了诗歌写作的某种新的可能,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现场,但也是一个泥沙俱下群魔共舞的舞台。在网络这片相对真空的土地,诗歌向大众敞开的同时,也必然产生辩证法的另一面的问题:诗歌质量的良莠不齐与诗歌事件的全民狂欢。或许这也是诗歌辩证法的一种吧:任何的诗歌理论、技艺以及载体,都会在时代和形势的推动发展中呈现出或者蓬勃生长或者变形变异的特征。

相对于官方刊物的权威性、主流性和严肃性,披上“民间”马甲的微信诗歌公众号则显示出自由、灵活、多元的个性特征,至少它开辟和保留了当下诗人写作的一个公共话语空间。学者汉娜·阿伦特的在《黑暗时代的人们》里指出公共空间的重要性,她说“如果公共领域的功能,是提供一个显现空间来使人类的事务得以被光照亮,在这个空间里,人们可以通过言语和行动来不同程度地展示出他们自身是谁,以及他们能做到些什么,那么,当这光亮被熄灭时,黑暗就降临了。”哈贝马斯认为,公共领域是由“私人”汇集而成的。公共领域是社会秩序基础上共同公开反思的结果,是对社会秩序的自然规律的概括。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微信诗歌公众号凝聚了一群波西米亚精神的写作者,保留了词语和想象的公共空间。

新世纪以来,诗歌写作的派别意识已经几乎淡化,诗学主张也在沸沸扬扬的口水里化为沉寂。基于这样的时代背景,诗人整体上也处于一个相对自足和安稳的状态,索性与时俱进开辟微信诗歌公众号良田百亩,漫不经心的经营着自己心灵的诗歌家园,诸如陈先发、朵渔等诗人都开通个人微信公众号,刊发个人作品,可以说公众号此时相当于自己的诗歌发言人。虽然有时候这种声音也是孤芳自赏或者在有限的朋友圈对进行一轮轮的轰炸。我想对于一部分诗人而言,可能更多的是纪念、存档和交流的意义吧。

沉默就是枯名,沉默中也有极大的力量。具有民间特征的诗歌公众号的独立存在,为这些具有波西米亚精神的人提供了肆意言说的场所和氛围,并逐渐建立起他们的精神阵地,形成一种社会与文化的影响力。正是基于这种隐身“暗处”的民间力量,继续推动中国诗歌走向新的可能。虽然这种公共空间看起来也是那么的岌岌可危,诗歌的微光和地火也有逐渐熄的危险。
现在我们以有限的力量推出这本微信公众号诗歌选本,囿于编者视野、精力的有限,以及文化场域等原因,当然也存在一叶障目、沧海遗珠的遗憾,很多优质的公众号诗歌没有进入选本;它所谓的“全国性”还不具备代表性,充其量也只是部分地域性的集结,但至少这种尝试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探索,对构建丰富多元的中国诗歌留下一种档案。我们也相信这种浅尝辄止的探索会是一次良好的开端,通过抛砖引玉,更多的诗歌同人会走到这个窗口,开启中国诗歌写作和传播的丰富的可能性。

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湖山,写作的载体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最终要彰显和抵达的依然是人性和人心。这两年蛰居宝石山下一民国建筑小黄楼,工作之余故步自封潜心编撰诗选,也总算没有虚度时光。幸有一群湖畔诗友唱和,三杯两盏淡酒,慰藉平生忧愁。

新的一天有大河起伏,也有坏损的脊椎在节节败退。此时,庚子年的疫情如东风还在蔓延,我们戴上口罩继续生活、写诗,为心中那点微光增添柴火。

写作为历史和生命作见证,而遗忘又让我们得以休养生息。不久后,我身后的这片大好江南湖山也该姹紫嫣红、游人如织了。
2020年3月4日 写于疫情时期的杭州 宝石山下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 | 洛夫全集 | 洛夫诗歌 | 诗魔家园 | 荷风诗社 | 影像资料 | 传记档案 | 散文赏析 | 小说大全 | 纪实文学 | 返回顶部

诗魔之城 Copy Right © 2001-2013 www.Lofu1928.com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70763号-3